愛是一種沉默的跟隨
恨是一種
曖昧是一種沉默的跟隨
喜歡是一種
陰影是一種沉默的跟隨
陰影的陰影是一種
我們的心無法控制的嚮往是一種沉默的跟隨
管他媽道德限制的是一種
跟隨的跟隨是一種
沉默的沉默是一種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宿醉的魔鬼詩篇
在烈陽未熾的大晴天下
所有的風景看起來都如曝光過度的電影
青春電幻物語般的迷幻草原
遲緩時空
穿著潛水衣的海底行進
大麻次元
我才發覺
起心
動念
這種平日超級電腦般幾千億bit上下的尋常運作
是多麼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3 Thu 2015 02:05
  • 夢想

我的夢想太多了
但不是大家所說的"夢想"
不是光鮮亮麗的
取得什麼勳章
不是從此一片坦途的
人生勝利了這樣
僅僅是一種畫面
一種意境

比如
我在山居的日式房屋內
嵐霧繚繞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8 Wed 2015 02:01
  • 故事

雨界降臨,記憶的菌絲在地底蔓延,觸摸到入土的遺跡。

六年前認識一個美國回來追尋什麼的台灣女生,據說是哈佛大學畢業,跟我很談得來,後來才知道她有嚴重的憂鬱症,關於她過往一段相當不堪的經驗、複雜的家庭關係。
有段時間我們交往密切,我企圖想要幫助她走出來,一來也是我喜歡她,對她付出相當的耐心,聽她訴苦,陪她到處旅遊,甚至一起過夜。
後來我跟她告白了,她沒有答應,她覺得自己狀態不好,但希望能繼續當朋友。
憂鬱症的人是這樣,心理的問題聊天後會好一點,但過幾天又回到同樣無解的原點,像尼采的永劫回歸,他們其實不想走出來。
後來我累了,她回到美國,我自己也有新世界樂於探索,偶有信件往返,她表達感激與想念,但也漸漸疏遠。

過幾個月,她突然又出現,帶了一家人(爸爸有兩個老婆,各自有小孩,但她是更早的老婆生的),她讓我們認識,說我照顧她許多。她家人讓我們獨處,我帶她去唱KTV,中間她問我,她想去夏威夷讀書,她家在那邊有別墅,問我想不想去陪她。

我想了一想,我說謝謝妳的邀請,但我想我現在已有自己明確的人生道路,祝福妳,感謝妳還記得我這個朋友。
她笑了笑不說話,隨後臉又沉了下去,像她憂鬱症發作的時候。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尿尿的時候
我好感謝我的腎臟與膀胱
還順暢的尿道
你們還活著
我大便的時侯
我好感謝我的腸胃與肛門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30 Tue 2015 01:56
  • 無情

我總覺得
我的無情
是因為有一個幾千年前的我
跟幾千年後的我
那樣的鬼魂
冷冷地看著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談到儀式性。
有些人起床會運動、打坐、做瑜珈、抽菸等等什麼的,有的人沒有。
我的話,現在養成最重要的儀式是大便。
每天起來一定先去廁所,蹲式的,蹲下後手結印,土遁、土流壁。
接著是五分鐘左右的胡思亂想,讓腦袋轉轉昨天的事情、夢裡的事情,想想今天要做的事情,像味增湯一樣等它的翻轉逐漸靜定。

感覺很舒服。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晨做了一場非常特別的夢
充滿詩意、夢感、漫畫、奇情、愛麗絲夢遊仙境式的、公路電影般的夢

我夢到我在看一本漫畫
是我小時候很喜歡的一個國內漫畫家阿推的漫畫
書名忘了
我翻開第一頁
一個男人在睡夢中醒來
另一個戴著防毒面具的男人說
「你醒來啦?」

接著我就醒來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8 Mon 2015 01:47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一個國小同學。

這位男同學在國小時並不特別突出,總是默默地,不太顯眼的人。有一年同學會,我們應該都是國中、高中了,他也出現。其實我非常討厭參加同學會之類的,會引起我自卑感強烈作祟,因為大家都長高了,有女朋友了,變了光鮮亮麗了什麼的,總是讓我自慚形穢。這是題外話。

那個同學變得很有自信,言談中成為大家的焦點,但開始神神秘秘地講一些怪力亂神,說自己發生了一個嚴重車禍,沒想到居然開了天眼,他可以看到我們所有人的未來,也可以用意念改變一些事。

我對這說法是又懼又好奇,忍不住問他,三十幾歲的我是怎樣的人?在做什麼?
他半閉眼,眼珠像睡眠時的快速轉動,末了,睜開眼,靜定地跟我說,你是一家小公司的經理。
我好失望,我以為他會說我是大作家,或大老闆,或大什麼的,反正有大就好,大家都想當大什麼。

現在回頭想起這件事,也算被他說中。而且曾幾何時,我也從那種"大"的迷思裡掙脫,甚至反抗,走上"小"的游擊道路。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2 Tue 2015 01:44

這輩子養過三條狗,現在外加三隻貓,想一想與他們的緣分,我確定小妞對我是真愛,而且可能是上輩子的。

我養過的三條狗都是混種狗,主要是牧羊犬與土狗的特徵,他們的眼睛都很像,看我的眼神都很像,換句話說,我對其他種狗不感興趣,要我養哈吧、馬爾濟斯、哈士奇之類的,我不行,原因就在於眼睛,眼神的感受不一樣。

第一隻狗是國小時養的,叫皮皮,是花色的雜種牧羊犬,我很喜歡他,但我不太照顧他,他也不太黏我,但他的晚年我們倒是享受了一種情誼,後來我到法國時,他自然老死了。

第二隻狗是幾年前養的碗粿,長毛的黑白犬,疑是邊境與土狗雜交。他從小身體就不好,受過傷,導致尾巴殘廢不舉,且性情激烈。跟他相處短短幾個月,幾度虛弱送醫,最後,卻是因為我要外出工作,害怕他亂跑,以鐵鍊拴之,他竟為了咬斷鐵鍊導致顎部骨折,健康又受影響。後來有一次他又逃脫鎖鏈,便不再回來,我想他是找個地方去默默離世了。

第三隻狗就是小妞了,雖然是領養,沒有從小相處,但她對我的依賴實在是匪夷所思地深。我走到哪,她一定跟到哪,去上個廁所,就在門外等,在電腦前工作,就在腳邊睡,我要外出,她就衝到門口堵我,要我帶她一起出門。我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眼裡,她似乎深怕我離開她的視線。

會領養她,是因為她的花色很像碗粿,讓我想起當時失去碗粿的遺憾,但我沒想到她會愛我愛成這樣,像有個隱形鎖鏈綁在我身上。
妳是碗粿來討債的吧?(指)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2 Fri 2015 01:42

今天烤了苦茄
苦是什麼味道呢?
苦是不能說的味道
是說不出來的味道
是憋的味道
是悶著發酵的味道
是秘密的味道
是憤怒又不能發作的味道

這個“不能”
就是苦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噢,親愛的昆德拉,感謝你說出了我想說出的話,在我朦朦朧朧有感覺想說卻說不清楚的時候,你先說了出來:

無意義,我的朋友,這是存在的本質
它隨時隨地永遠與我們同在。
就算沒有人想看到它,它也會出現:
在恐怖之中,在血腥鬥爭中,在最不幸的厄運之中。
要在這麼悲劇性的境況裡認出它,直呼其名。
這經常需要一點勇氣。
可是我們不只要認出它,還要愛它。
呼吸這圍繞著我們的無意義,
它是智慧的鎖鑰,它是好心情的鎖鑰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你會發現
那些舌頭交纏的
肢體交織的
器官摩擦的
體液交流的
肉體雕塑的記憶
都會隨著時間
冷卻
結晶
在角落默默石化
就像地核爆漿成為地表
逐漸凝固的容顏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實踐與推廣無塑生活的學妹來訪,告訴我一個我已遺忘故事。

幾年前她曾來都蘭散心,當時她剛被甩,對於自己的前途也感到茫然,心情很不好,我那時比較悠閒,帶她到處走走。
有一天我正在開車,接到一通不認識的電話,對方是更去年我在咖啡屋工作時有一面之緣的女講師,同時也是靈修工作者,會幫人算塔羅牌。
她打電話來的目的是,她剛好來到台東休假,一進都蘭,就有強烈的感覺,這附近有人需要她的協助,而她在都蘭只認識我,因此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這樣的訊息。
於是我一邊講電話,一邊轉頭問我學妹,要不要算塔羅牌?
她說好啊。

她昨天跟我說,那是她生命的轉捩點,因為那次塔羅牌,她才懂得挖掘內在的需要與渴望,才走上無塑生活的創業之路。

啊哈!這真是太神奇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的表演很棒,但又吵到鄰居了
很困擾
鄰居一句話
讓我很在意
我們都是做農做工的人
作息都很正常
自從你們來了
吵得我們不能睡覺
叫我們怎麼生活?

是啊
我一定要好好解決這問題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很多悲傷的以前的我
我還記得
一點音符
某種弦律
就打到心深處
純粹而巨大

如今還是一樣
對方一樣
我也感受得到當初一樣的旋律
卻好像隔了一層膜了
究竟是我變了還是他變了還是環境變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3 Tue 2015 01:14
  • 地獄

突然想起這幾年來不同時期的“地獄”
如今暫時得脫
以地獄形容痛苦的情緒
現在才體會有多貼切
因為你的心被那件痛苦的事鎖住了
滿腦子兜來兜去都離不開這件事
愈想愈痛苦
雖然現在可以雲淡風輕地對當時的自己說
是你鎖住了自己啊
但當時的我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脫

心怎樣才能自由呢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晴似炎夏,今則陰霾多風。
黃昏時,我望向都蘭山,整片埋沒在白霧裡,我知道山裡在下雨。
兩天的垃圾沒倒,需要傾倒,我也想念山上的景色。
穿上防水風衣,載上大垃圾袋,一路向上,到了五線的垃圾場,丟下垃圾,天空已然飄雨。
我只穿短褲,好冷,可是我的心一直嚮往著更冷的上方。那就繼續吧,我走上那條過去熟悉的路,慢慢地騎。

直行至觀海寺,不停,再往前,往梅園陡行的岔路口,找到一處可停車的所在。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夢想這件事在你忘記的時候默默就發生了。

這幾天搬進新住處。這次的機緣比較特別,並非像以前是因為需要特地尋求而來,而是莫名其妙,像水流到一個適當的轉彎處,讓我自然靠岸的那種感覺。

IMG_5670 (Small)  

這小屋有個庭院,院裡有多種樹木,小葉欖仁、檳榔樹、麵包樹、椰子樹、還有許多我要慢慢認識的樹。

地上鋪滿碎石,有許多雜草從碎石縫間竄長出來。為了看起來舒服,這幾天起床後我就裸身在院子裡除草。為什麼要裸身呢?因為我想讓一身泡白的肥肉曬曬太陽,平常不好意思打赤膊,現在在自己院子裡就無妨。

一 邊除草,一邊認出某些老朋友,噢,這是"打都更"(龍葵、黑甜菜),可以吃,留著吧;噢,這是山茼蒿,可以吃,留著吧;噢,這是鬼針草,去死;噢,這撮酢 漿草好可愛,留你;噢,這個是....長得有點像薄荷但不是,摸摸葉子,有特殊的腥香,留著;其他看起來不順眼的野草就全部掰掰。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病,居家小憩,午後虛寒已極,提早外出覓食。
食畢,正是向晚時分,欲尋一處靜謐風景。
憶舊年此時,觀海寺梅園盛開,遂驅車而往。

觀海寺地高,依山面海,閒雜人少知之。
立於崖,山寬海闊,氣象萬千,煩惱頓消矣。
循舊時路而上,梅樹漸盛,入園區,當真落英繽紛,美不勝收。惜病體無嗅,不覺梅香冷。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