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答客問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5 Fri 2006 07:04
  • 答蛋

不是「蛋塔」打錯打反,是回答網友「蛋」的留言,因為回滿多的,收起來權充一篇,而且原篇的留言已經太長了,相關的討論可在這一頁繼續發展。

蛋網友在我兩年前寫過,而現在讓我臉紅的「當微笑迎面而來,我便愛上了她,但…」這篇文章裡留言,認為「男生常常沈浸在自以為的愛中,而他只是愛上他想像的那個人,這是很殘忍的一件事。」,並告誡我「我真的很想跟你,還有全天下的男人說,不要老是以貌取人了!」

下面是我的回覆(加強版):第一則--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篇得到北京友人nani的認真回覆,我也認真答之,貼出來以示鄭重,權充一篇:

可愛的nani
洪晃我根本不認識,但她那幾句話我是欣賞的,不因人廢言。

弗洛姆以批判資本主義的觀點詮釋的愛情關係,其實也切中某些實像。但事實上,你沒辦法說一個人是資本主義或是社會主義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部份,或許可以這麼類比:資本主義是「本慾」,社會主義是「理想」。本慾沒辦法脫離,理想也無法磨滅。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所謂的「火星文」試題
關於這一次大學基測所謂的「火星文」事件,引發了社會一陣討論,撻伐者有之、支持者有之,但輿情似乎一面倒地傾向指責大考中心的不是:有人針對orz這一個網路用語的題例,指出這是出題者「以都市文化中心出發的知識權力傲慢」,突顯了城鄉差距的問題,對鄉下沒上網的小孩不公平;有人認為,題目本身漏洞百出,標準不一,應該送分;有人認為大考中心混淆了「火星文」與「顏文字」,本身就扭曲網路用語原意(orz是挫折俯跪,而不是感激的五體投地),還將它作為例題,相當不應該;orz之歌的作者zonble,還指出考生很可憐,一天到晚補習,考試還考些沒教過的東西,學生不被當作人來尊重...。

凡此種種批評,有許多說法我很不以為然。表面上聽起來言之成理,甚至悲天憫人,為考生抱不平,但真實的情況是,許多人根本沒有去還原真相,沒有去研究考題本身是否真的有他們所說的問題,而只是一味地跟隨愈來愈不負責任的媒體的錯誤報導起舞,沒有經過實際考察就想當然爾、輕率地「選邊站」,對「大考中心」這個某種程度上的權威象徵提出意氣用事、發洩式的批評,說穿了只是一種「道德偽善」,而不是追問是非。
我要很不客氣地說,太多太多人在看這件事情的態度都太表面,缺乏實事求是的精神。在我心中的定位,這正是台灣人習慣被惡質媒體操縱的又一明顯案例。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對我來說,認識茱麗葉最大的好處是她常常會問我一些關於男生與女生之間差異的問題,以她那種相對傳統保守的女性觀點出發,讓我了解一般女生到底在想什麼,也刺激我做更多的思考與觀察。
比如她這次提問男女之間是否有純友誼?「她和他的純友誼--上」,從她自身遭遇的經驗談起,為什麼很多男性友人身邊有了女性以後,就會變得漸行漸遠,甚至不再連絡?
她懷疑男女之間是否有純粹的友誼,她把男人對身邊女性友人的性慾壓抑描寫得很精采。

這問題我們之前就討論過了,但我已經忘記以前的想法。(我總是根據最新資料與感受update我的思想)
現在簡單說說我最新版的想法。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茱麗葉寫了一篇<戀人絮語的等待>說她讀<<戀人戀語>>,看到了羅蘭巴特在<等待 6.風流名士與妓女>裡寫的一個小故事:

某風流名士迷上了一個妓女,而她卻對他說:「只要你在我的花園裡坐在我窗下一張櫈子上等我一百個通宵,我便屬於你了。」到了第九十九個夜晚,那位雅客站了起來,挾著櫈子走開了。

她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要走開。

我的看法是: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前些日子Juliette在自己的網站寫了[輸了一個月的五年],談現在台灣男人往大陸跑後的出軌現象,接著提出了男人與女人忠貞態度的差別,她說:「一個男人能與伴侶相愛一生,並不是因為他堅貞,只是因為他幸運,強大的誘惑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裡。而一個女人為什麼能和他的伴侶相愛一生呢?是因為她傻。」
我經常看到Juliette對於感情態度矜持保守的一面,我常常私底下訕笑,笑她的自甘為奴,一把年紀了還對愛情存有幻想(還好她現在有很好的感情伴侶)。
但她也不是存有幻想,她只是感慨,感慨我們從小所接受的那一套對愛情純真美好的信仰,居然也不過是騙小孩的童話。
很不敬地,每當看到她那煞有介事的憂傷眼神我就會想笑。
(什麼?妳還相信啊!?)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前幾天跟學姊Julitte討論是不是可以利用blog來玩點有趣的東西,於是我想到,目前的blog雖然有單篇迴響與引用的功能,跟網友互動的機制可說相當完備,但目前為止,大家寫blog的習慣都是自發的,有想要寫的東西才寫,站長自說自話,網友是被動地接受,可說是由上而下的單向模式。我在想,有沒有可能「逆」過來,由下而上,讓熟悉網誌內容的網友出題,指定站長回答,達到一種更積極的雙向互動?
於是我想到可以跟Juliette來玩玩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互動網誌」,我們在彼此的網誌增加一個類別,是專門接對方所丟出來的招。我們會定期問對方一個問題(目前是希望每個禮拜一題),讓對方針對這個問題來寫一則blog。至於問什麼問題,我們沒有任何限制,大至人生觀、感情觀,小至生活習慣,或最愛的XX之類的蠢問題都可以,重點是真誠地回答,有趣地回答。
Juliette跟我相識近十年,對我相當瞭解,而我也特喜愛跟她聊天的感覺,或許是頻率對了,每次跟她聊天我就覺得自己才華洋溢,我們聊的話題百無禁忌,每次都很盡興,相信這個遊戲應該能讓我們享受到另一種寫網誌的樂趣。

所以,她給我出的第一道題是:「為什麼男人喜歡女人刮腋毛?」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