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之錄 (3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23 Thu 2015 02:05
  • 夢想

我的夢想太多了
但不是大家所說的"夢想"
不是光鮮亮麗的
取得什麼勳章
不是從此一片坦途的
人生勝利了這樣
僅僅是一種畫面
一種意境

比如
我在山居的日式房屋內
嵐霧繚繞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尿尿的時候
我好感謝我的腎臟與膀胱
還順暢的尿道
你們還活著
我大便的時侯
我好感謝我的腸胃與肛門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30 Tue 2015 01:56
  • 無情

我總覺得
我的無情
是因為有一個幾千年前的我
跟幾千年後的我
那樣的鬼魂
冷冷地看著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談到儀式性。
有些人起床會運動、打坐、做瑜珈、抽菸等等什麼的,有的人沒有。
我的話,現在養成最重要的儀式是大便。
每天起來一定先去廁所,蹲式的,蹲下後手結印,土遁、土流壁。
接著是五分鐘左右的胡思亂想,讓腦袋轉轉昨天的事情、夢裡的事情,想想今天要做的事情,像味增湯一樣等它的翻轉逐漸靜定。

感覺很舒服。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8 Mon 2015 01:47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一個國小同學。

這位男同學在國小時並不特別突出,總是默默地,不太顯眼的人。有一年同學會,我們應該都是國中、高中了,他也出現。其實我非常討厭參加同學會之類的,會引起我自卑感強烈作祟,因為大家都長高了,有女朋友了,變了光鮮亮麗了什麼的,總是讓我自慚形穢。這是題外話。

那個同學變得很有自信,言談中成為大家的焦點,但開始神神秘秘地講一些怪力亂神,說自己發生了一個嚴重車禍,沒想到居然開了天眼,他可以看到我們所有人的未來,也可以用意念改變一些事。

我對這說法是又懼又好奇,忍不住問他,三十幾歲的我是怎樣的人?在做什麼?
他半閉眼,眼珠像睡眠時的快速轉動,末了,睜開眼,靜定地跟我說,你是一家小公司的經理。
我好失望,我以為他會說我是大作家,或大老闆,或大什麼的,反正有大就好,大家都想當大什麼。

現在回頭想起這件事,也算被他說中。而且曾幾何時,我也從那種"大"的迷思裡掙脫,甚至反抗,走上"小"的游擊道路。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的表演很棒,但又吵到鄰居了
很困擾
鄰居一句話
讓我很在意
我們都是做農做工的人
作息都很正常
自從你們來了
吵得我們不能睡覺
叫我們怎麼生活?

是啊
我一定要好好解決這問題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晴似炎夏,今則陰霾多風。
黃昏時,我望向都蘭山,整片埋沒在白霧裡,我知道山裡在下雨。
兩天的垃圾沒倒,需要傾倒,我也想念山上的景色。
穿上防水風衣,載上大垃圾袋,一路向上,到了五線的垃圾場,丟下垃圾,天空已然飄雨。
我只穿短褲,好冷,可是我的心一直嚮往著更冷的上方。那就繼續吧,我走上那條過去熟悉的路,慢慢地騎。

直行至觀海寺,不停,再往前,往梅園陡行的岔路口,找到一處可停車的所在。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夢想這件事在你忘記的時候默默就發生了。

這幾天搬進新住處。這次的機緣比較特別,並非像以前是因為需要特地尋求而來,而是莫名其妙,像水流到一個適當的轉彎處,讓我自然靠岸的那種感覺。

IMG_5670 (Small)  

這小屋有個庭院,院裡有多種樹木,小葉欖仁、檳榔樹、麵包樹、椰子樹、還有許多我要慢慢認識的樹。

地上鋪滿碎石,有許多雜草從碎石縫間竄長出來。為了看起來舒服,這幾天起床後我就裸身在院子裡除草。為什麼要裸身呢?因為我想讓一身泡白的肥肉曬曬太陽,平常不好意思打赤膊,現在在自己院子裡就無妨。

一 邊除草,一邊認出某些老朋友,噢,這是"打都更"(龍葵、黑甜菜),可以吃,留著吧;噢,這是山茼蒿,可以吃,留著吧;噢,這是鬼針草,去死;噢,這撮酢 漿草好可愛,留你;噢,這個是....長得有點像薄荷但不是,摸摸葉子,有特殊的腥香,留著;其他看起來不順眼的野草就全部掰掰。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病,居家小憩,午後虛寒已極,提早外出覓食。
食畢,正是向晚時分,欲尋一處靜謐風景。
憶舊年此時,觀海寺梅園盛開,遂驅車而往。

觀海寺地高,依山面海,閒雜人少知之。
立於崖,山寬海闊,氣象萬千,煩惱頓消矣。
循舊時路而上,梅樹漸盛,入園區,當真落英繽紛,美不勝收。惜病體無嗅,不覺梅香冷。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搬到都蘭五線半山腰上一處舒適的住宅,房間一面是整片的落地窗,望出去有梯田,再遠點,是擁抱太平洋的都蘭灣;房間另一面依傍著山,每天出門便可看到前方都蘭山優美的輪廓,是晴是雨,濃妝淡抹總相宜,幾乎,每天都有很美的心情。

忽然想起數年前跟某任女友聊過,以後要到鄉下,住在山上或海邊,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她也心嚮往之。
想想也不可思議,那時的幻想,現在居然已經成真。
然而這樣的生活要靠什麼維生?那時的想像,是要當個職業作家,業餘農夫;現在呢,作家當不成,農夫也沒當成,竟賣起甜點了。

甜點師傅也不錯,我也曾做過這樣的幻想,只是一直沒很當真,卻因緣際會發生了。說起來,我所有的幻想幾乎都會成真,只要不太早死,作家、農夫、咖啡廳、酒吧老闆、藝文生活雜誌發行人等等的身分,對我來說都不困難,只是看命運要先把哪件事擺到我面前罷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夏夜晚風
風中有路邊野草的氣味
有不知名的樹呼出的氣味
有花的冷冷香味
有新鮮的羊屎氣味
或許還有不那麼新鮮的牛糞氣味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巧克力達.jpg 啊,不是我要結婚了,別緊張....(是說有什麼好緊張的....?)

嗯,是這樣的,來都蘭兩年了,決定要定居下來,然而定居下來要怎麼生活呢?也嘗試過幾種方式,這次因為有個機緣使然,決定做一件想做卻從來不敢做的事:開一家小店。

是的,我在新東糖廠裡開了一家很小的巧克力店,店名叫「瑪悟啦嗨-手作巧克力舖」,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入我們的FB粉絲團

瑪悟啦嗨 Ma'olahay 是阿美族語「很喜歡」的意思,這就是當初我來到都蘭的感覺。
我花了兩年的時間慢慢感受這裡,不敢輕易地在都蘭的土地上說愛她,我喜歡的,也不是"都蘭的土地",而是這裡某些人們自由、豐富、多元、狂放、認真、幽默、喜歡分享的靈魂。我希望這樣的精神與生命力永遠不要失去,讓它保有該有的。我願意當一座橋樑,在某些衝突與不理解的邊界,給予一個看見彼此的窗口。

我的意思是,我不只是在賣好吃的巧克力,我更願意你來跟我聊天(如果不忙的話),告訴你我所知道的關於這裡的一切,當然,只是我所知道的。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部落格很久沒更新,並不是因為沒啥好寫,而是因為生活太充實了,全部都要寫出來的話很累,就乾脆讓這裡休息休息,好好去體驗生活是也。

趁著今天颱風,做了一上午的家事後,突然想來報告一下最近到底在忙什麼,其實也沒真的忙,在這邊生活步調就是慢慢的,一件事一件事慢慢來,只是回頭看看,沒有認真更新部落格的這半年來發生過什麼事?唉呀呀,想起來也是好多,感覺非常豐富充實。那就讓我撿幾件想跟大家分享的事來報告報告:

 

1.蘭嶼行

四月份我去了蘭嶼一趟,在東清村的「人魚和貓」餐廳以工換宿生活了一個月。我在餐廳的廚房幫忙,學會了剪飛魚、炸豬排、煎蛋、配菜、擺盤等等,不過廚藝是還沒機會練習,千萬不要叫我下廚。我大部分時間是在畫漫畫,還有練吉他,練一首「愛的羅曼史」還有「西風的話」,然後在蘭嶼的最後幾天,女孩來找我了。

IMG_0778 (Small).JPG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糖廠裡不只有人,也有狗。
而且這裡的狗都認為自己是人。

我來的時候,黑熊與張可樂是這裡唯二的狗,他們都是有卵葩的,尤其是黑熊,天生偉具,走起路來搖呀晃的很招人。

張可樂矮小多了,其貌不揚,天生註定當老二的材料。他那張臉,任誰看了都覺得好哀愁。
黑熊與張可樂就像拜把的兄弟,共同抵禦外侮,保衛這塊難得的地盤。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很小的時候,我在彰化鄉下住過好幾年,有一段美好的鄉村時光,每天所能做的就是到處玩耍、撒野,玩到滿身汗垢,筋疲力盡。

然後就是黃昏。

我非常喜歡黃昏,那裡的黃昏有一種獨特的寧靜與哀傷。
坐在三合院裡,看著天光慢慢暗下來,看著雲彩變化,看著沒有風吹的竹林,很安靜,一切好像都凝結了起來。
那片刻的光度一直在我夢裡重現,我很早就懂得什麼叫「魔幻時刻」。

每當那個時刻,我的心總是非常沉靜,沉靜到有點孤獨,只是我不知道怎麼跟人說,我年紀太小,說出來也是很奇怪的事。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最近不少人看到我就說,你部落格好久沒更新了,我都回說,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特別懶。

我是很懶沒錯,不過說真的,寫不出東西並不單單是懶的問題,而是感覺不清不楚,不夠強烈,不夠純粹,所以我寧願不寫。

而且有很多感受,現在也不適合發表。

有太多"不",有太多顧慮,有太多干擾太多雜音。


這就是我部落格沒什麼更新的原因。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an 11 Mon 2010 03:06
  • 一年

上禮拜回台北一趟,跟叔叔在車上聊天,他問我到都蘭幾年了?我才驚覺已經要一年了。
叔叔說,才一年嗎?怎麼感覺去了好久。

也是。真的好長的一年哪。

這一年發生太多太多事了,認識太多人了,體驗太深刻了,變動太多了,太豐富了。

在台北生活時,經常覺得一年一下就過去了。雖然工作很忙,也做了很多事,但總記不得到底幹過了什麼,生命就那樣咻地過去了。

在都蘭生活,其實也沒幹什麼,經常是悠悠閒閒地,可是覺得這一年發生很多事,好像在這裡待了很久很久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說話了,test ,test,麥克風試音,oui, j'ai bu trop, mais.... c'est bien,我今天粉快樂。

糖廠咖啡,往往要到後半場的後半場,才是真正的都蘭之音。

那時候,沒有電力,沒有麥克風,純粹的吉他,純粹的歌聲,你才懂得什麼叫音樂,什麼叫感動。

今天,我鬱悶了很久,可是今天,我很高興,我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一切都是有可能轉變的。

不只是酒精,而是,我們,只要心向正念,只要我們互相扶持, 並沒有那麼難。

互相扶持。說得容易,作得難。可是,我就是那麼天真傻傻地相信。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曾經有個性感又充滿靈性的女人對我說,我覺得你很適合當酒保,因為你長的就是一副會讓人很放心把心裡話都掏出來講的那種男生。

我不知道這番話是稱讚還是把我再次打入「你是好人」的無間地獄,然而她說的話竟然在不到一年內就實現了,讓我覺得人生真的很奇妙。

現在我的工作的確就像是酒保,雖然白天是賣咖啡,但晚上幾乎就是在賣酒。

喝酒的人,什麼話都會吐出來。我並不是窺聽狂,但耳朵總不能閉起來。我的酒保生涯,讓我更快速地了解這裡的江湖。形形色色,以前難以想像的,模模糊糊的,現在都見怪不怪、暸然於胸了,而我始終只是看在眼裡,默默無語,好像我沒聽到、不明白一樣。

除了單獨一個人來喝酒的,我並不會特地與客人聊天,我希望客人是不被干擾的,除非他自己想找傾吐的對象。

我最喜歡的是那些偶然旅行到這裡的散客,而且在我最忙的禮拜六之外,形單影隻,幽幽怯怯地在門口出現。會選擇在這裡落腳,都顯示了他們不是「正常人」。在他們身上,我可以聽到很多故事,很多掙扎,很多思考,很多真情。他們都是對人生有了疑惑的人,而這裡,正會吸引這樣的人停駐。我喜歡與他們聊天,有時候還聊到很深處。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是我今天下午在咖啡屋的留言本上信手寫的)
IMG_8332 (Small).JPG 
為什麼你在這裡?為什麼留在都蘭?你在這裡幹什麼?......每個人都會問我這個問題。老實說,我還真答不出來,總是歪著頭想了很久......嗯......這個嘛......關於這個問題,嗯,我也想知道哪......可能就是想知道為什麼我想留下來,所以才留下來的吧?就像蛋生雞還是雞生蛋的問題一樣,永遠很難去追究出答案,但它就是自然地發生了,你有什麼辦法?

可能,可能就是我總是如此漫無目的、毫無規劃,都市裡凡事講求計劃、明確、效率的生活方式、價值觀,讓我覺得累了,活得那麼累幹麻?人生就這麼一次,而且這個世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一個地震,來一個水災,來一個H1N1,你就say bye-bye了,幹麻浪費生命去幫別人賺錢,還要抱怨自己的人生沒價值?我才不想嗝屁的那一天才發現我有好多地方沒去看看,好多事還沒做過,全都因為那該死的生計問題。我可以過得簡單點,吃不好穿不暖,衣服破破爛爛,住的破破爛爛,我可以去當流浪漢,但我就不想再待在辦公室當資本主義機器下的一顆小齒輪,雖然待久了有可能會變成大齒輪,可終究是無趣的齒輪罷了。

所以有一天我就騎著我的腳踏車,從台北離開了。漫無目的毫無規劃,想去哪就去哪,只差沒有投石問路而已。
就這樣我流浪了一個月,有一天我騎到台東,我迷路了,我問路邊一個大叔,接下來怎麼走?他說,來都蘭住我家,我說,好啊,可是那是哪裡?怎麼沒聽過?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