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今天下午在咖啡屋的留言本上信手寫的)
IMG_8332 (Small).JPG 
為什麼你在這裡?為什麼留在都蘭?你在這裡幹什麼?......每個人都會問我這個問題。老實說,我還真答不出來,總是歪著頭想了很久......嗯......這個嘛......關於這個問題,嗯,我也想知道哪......可能就是想知道為什麼我想留下來,所以才留下來的吧?就像蛋生雞還是雞生蛋的問題一樣,永遠很難去追究出答案,但它就是自然地發生了,你有什麼辦法?

可能,可能就是我總是如此漫無目的、毫無規劃,都市裡凡事講求計劃、明確、效率的生活方式、價值觀,讓我覺得累了,活得那麼累幹麻?人生就這麼一次,而且這個世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一個地震,來一個水災,來一個H1N1,你就say bye-bye了,幹麻浪費生命去幫別人賺錢,還要抱怨自己的人生沒價值?我才不想嗝屁的那一天才發現我有好多地方沒去看看,好多事還沒做過,全都因為那該死的生計問題。我可以過得簡單點,吃不好穿不暖,衣服破破爛爛,住的破破爛爛,我可以去當流浪漢,但我就不想再待在辦公室當資本主義機器下的一顆小齒輪,雖然待久了有可能會變成大齒輪,可終究是無趣的齒輪罷了。

所以有一天我就騎著我的腳踏車,從台北離開了。漫無目的毫無規劃,想去哪就去哪,只差沒有投石問路而已。
就這樣我流浪了一個月,有一天我騎到台東,我迷路了,我問路邊一個大叔,接下來怎麼走?他說,來都蘭住我家,我說,好啊,可是那是哪裡?怎麼沒聽過?
他說,你跟我來就對了。
我那時年輕,涉世未深,完全沒想到我會不會被賣去哪裡幹麻幹麻的(因為我還滿可愛的),反正大叔看起來不是壞人,我就跟他來了。

當天剛好是禮拜六,大叔帶我來糖廠咖啡,哇,這裡有好多怪怪的人,有沒穿衣服的,有打赤腳的,有拿拐杖的,有留鬍子的,有綁馬尾的,有自稱藝術家的,有自稱作家的,有自稱流浪漢的,有自稱什麼都不是的,噢,還有自稱酒鬼的,這不用說我也看得出來,這裡根本就是酒鬼的天堂。靠,太酷了這裡。昏暗的燈光,歡樂的氣氛,酒精的催化,隨性的音樂,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我沒感受過得,沒感受過的什麼

那個究竟是什麼,無以名狀,無以名狀。
可是我強烈地知道,全台灣不會有第二個地方像這裡,It's so cool!
後來的後來的後來,我就住下來了,留在都蘭,賴著不走了。

所以當你問我,為什麼在這裡,我只能把這段故事從頭再講一遍,至於原因到底是什麼,我說過,我也不知道,因為那個究竟是什麼?無以名狀,無以名狀。
怎麼說都不對,那就不要說了。

「你跟我來就對了。」

這是當初大叔跟我講的話,現在我也對你講:
你,坐下來就對了,躺下來就對了,隨你的便就對了。把這裡當自己的家,當自己的客廳,把鞋子脫掉,把腳翹起來,吹著風,看著海,然後去感受空氣中那無以名狀的.....什麼

IMG_8326 (Small).JPG

IMG_8327 (Small).JPG

IMG_8331 (Small).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