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將要上台做一份報告,我選擇介紹我最愛的歌手Dalida,因為這個緣故,重新在網上找了一些Dalida的資料,找到這篇對岸同胞GRANDFUMEUR所寫近萬字的Dalida生平,我一口氣看完,對她的生平終於更加瞭解,但同時,我的心情也因為她那離奇的感情經歷與悲劇的結尾而沉沒下去。
很低很低。
是什麼緣故,那幾個她愛的男人與愛她的男人,在離開她之後都選擇以自殺結束生命?
她那第一任也是唯一有名份的丈夫最讓人同情,為了她拋妻棄子,卻在好不容易結婚後沒多久就戴上綠帽。他與她離婚,卻仍然對她癡情,一路默默守候她,但在十年間得不到她的任何回應之後,仍舊承受不了巨大的失落感而自殺。
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女人?會讓男人們如此痛苦,寧願選擇結束生命?
情關如此難過。
Dalida最終也以自殺結束生命,她的遺言是:「La vie m'est insupportable, pardonnez-moi.」(人生讓我難堪,原諒我吧。)
.................................................................................................................
Dalida的一生
撰文:GRANDFUMEUR(轉自熊貓音樂網

DALIDA,應該叫做YOLANDA GIGLIOTTI,33年1月17日,出生於開羅。和許多我們知道的法國大歌手一樣,她也是義大利人。她的父親是劇院裏的小提琴手,在20世紀初由義大利移民至埃及。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有一個哥哥ORLANDO和弟弟BRUNO),在開羅,他們住在一個歐洲人與阿拉伯人混雜的街區---並不是如何“高尚”的街區。

YOLANDA大約在10個月大小時,眼睛受感染,不得不接受手術治療,4歲時,又動了次較大的手術,因此她的視力不是很好,由於這個原因,在她童年時不得不一直帶著眼鏡,並常常被小朋友們嘲笑---因此她在那個時期,總是以為自己是隻醜小鴨(VILAIN PETIT CANARD),只是到了她13歲,長成一名少女後,她才將苦惱她許久的醜陋的眼鏡扔出窗外---毫無疑問,這是春心蕩漾的結果,當然也可以算做審美意識的回歸,呵呵,私心揣摩,由此她的世界多了幾許浪漫,更多了些“朦朧”了吧。。。

事實上,作為一個小資產階級移民家庭的女兒,她的幼年與青春期實在普通不過,乏善可陳:就讀於天主教教會學校,和校中的女友在開羅街頭溜達,有時也會參加學校內的戲劇表演---看起來她似乎在表演上顯得略微突出一些。

離開學校後,她希望能成為一名秘書,不過她還是選擇再接受一次眼科的手術---她希望通過手術能矯正自己的視力,讓別人不會再用異樣的目光看她。。。似乎她成功了。現在她看起來像是“真正”的女人了。似乎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悅,她瞞著家人報名參加了一個選美大賽,好消息是這個“醜小鴨”竟然入圍了,壞消息是,當父母見到載著女兒身著緊身泳衣騷手弄姿的相片的報紙後,深以為恥,立刻終止了她的選美夢,對於一個天主教家庭來說,在51年,有這麼個“不知廉恥”的女兒,可算得上一件家庭醜聞了。好在愛她的父母很快原諒了女兒,一切好象又回復到了平靜---她只是一時“誤入歧途”罷。

可是,這次小小的冒險或者風波的確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她深深的被那些甜蜜的美國女星們迷住了:她們的美麗,魅力,開放,她們在電影中的浪漫世界。。。

作為一名大姑娘,她得踏入社會並開始工作了:在一家女裝店內作時裝模特兒(MANNEQUIN).

21歲時,禁不住朋友的勸說,她又參加了埃及小姐的選美大賽,並且贏得了冠軍,成為1954年度的埃及小姐(MISS EGYPTE)。她的女明星夢想再度被鼓舞,在開羅這個東方好來塢,她準備一試身手。她出演了幾個那種讓男人流鼻血的角色(VAMP),她的才能和姿色為一個法國導演MARC GASTYNE所賞識,於是他包裝出了DALIDA,這個很有點伊斯蘭風味的名字。與浪漫的法國導演的交往和出於對浪漫之都的嚮往,DALIDA不顧家人的反對,於1954年的耶誕節,滿懷憧憬地搭上了飛往巴黎的航班。

但在這個冷漠的大城市裏,她很快就感到了真正的孤獨和無助。為了擺脫困境,她不得不以些非常方式來求得生存。那段時間是很艱難的。

她開始擠出時間學習演唱。她的聲樂指導老師的教授方法極其專制但非常有效。他把她送進了香舍裏大道的一家不出名的卡巴雷(CABARET)參加表演,在哪兒她開始了成為一名女歌手的嘗試。雖然她用舌尖發小舌音(通常南方人、西班牙人才發大舌音,法語中說ROULER LES “R”多含蔑視的意思,仿佛咱們的老廣硬撇北京腔一般),可是她的演唱才能還是得到了證明;於是她很快轉到了另一家略微高檔的(HUPPE)卡巴雷—LA VILLA D‘ESTE(東方城歌舞廳),在哪里,她以一種異國的東方風味詮釋傳統CHANSON,並稱之為“CHANSON的啟示”(LA REVELATION DE LA CHANSON FRANCAISE)

Bruno Coquatrix贖回奧林皮亞後,希望打造一個全新風格的音樂廳(就是今天依然可以被CHANSON歌手和樂迷們視作聖殿的L‘OLYMPIA),為此他在歐洲一台(RADIO EUROPE1)搞了多次題為“發現明日之星”的宣傳活動,其中一次DALIDA被選作佳賓並演唱了一首Francis Blanche填詞的ETRANGERE AU PARADIS(天堂裏的陌生人)。借此機會,DALIDA得以與兩個重要的“大”人物結識:Lucien Morisse,歐洲一台的藝術總監、Eddy Barclay,知名的唱片編輯,他們很欣賞DALIDA的表演,認為她將會成為一顆璀璨的明珠,而且極有商業價值,看上去,DALIDA正是他們需要的那種女歌手!

似乎成功已經在向這個未來將打動整個法語地區的女歌手露出了笑容....
在LUCIEN的建議和幫助下,DALIDA在BARDY的唱片公司於1955年出版了第一張45轉唱片:MADONNA。但她的成名,是在新的45轉唱片“BAMBINO”發行後才取得的。在LUCIEN的授意下,歐洲一台不斷在電臺播放這張碟,贏得極大的商業成功,也為她贏得了聲譽。

接下來的一年,是成就DALIDA輝煌的完美開始:以一曲BAMBINO作為敲門磚踏入L’OLYMPIA音樂廳,CHARLES AZNAVOUR作為當代的大師,給她不少指點。觀眾以極大的熱情接納了這個新人,甚至在9月的一次演出中,為一睹其芳容蜂擁而至的觀眾在音樂廳的前廳引發了一場不小的騷亂。。。DALIDA的相片開始在雜誌的封面出現,成為娛樂圈中的熱點。1957年9月17日,她獲得了生平第一張金唱片(銷量達30萬張的專集BAMBINO)

LUCIEN MORISSE對DALIDA的感覺越來越向皮格馬力翁對他的雕像(PYGMALION),一種淳樸的田園牧歌般的愛情(IDYLLE)在他們間慢慢產生了,可是這位歐洲一台的藝術總監早已成婚,他們只得若有若無的保持著那一份隱秘的情感。

57年的耶誕節,第二個成功的專集面世:GONDOLIER(威尼斯船夫),借此,她獲得了58年蒙特卡羅電臺的年度女歌手播放總冠軍(這個榮譽後來她一直保持了7年!當年的男歌手大獎是YVES MONTAND!)。這一年,另一個偉大的CABARET,BOBINO音樂廳也對她打開了大門。這一年她還在幾部電影中扮演了小角色,我查到這樣幾部,但都未曾聽說過:Brigade des Moeurs以及一部德國片Mädchen für die Mambo-Bar.。

隨後是一次圓滿的南歐之旅,1959年她第一次來到父母的故鄉義大利,一系列成功的演出使她的名字一夜間傳遍歐洲。接著是衣錦還鄉回到開羅,受到媒體英雄般的歡迎不吝稱揚她的歌聲為“世紀之聲”(LA VOIX DU SIECLE)。他的哥哥ORLANDO(後來著名的音樂製作人,最近的成功例子是發掘出了HELENE SEGARA)可能是她自己的家中,唯一對她的回來表示真摯歡迎的人。

不過當她回到巴黎後,巴黎的媒體對她與LUCIEN關係的風言風雨,也傳播開了。對於外人來說,似乎很難理解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LUCIEN在付出高昂的代價後已經與前妻離婚,而DALIDA對於她的第一次婚姻,看起來更像是在利用時間在拖延什麼,在無數次的猶豫和拖延後,61年的4月8日,他們在巴黎完婚。60年這顆前途未量的新星依然在歌壇、影壇,在她未來的夫婿的指引下,飛速發展,這一年參加拍攝了她到法國後第一部有分量的電影:PARLE-MOI D‘AMOUR。
有孝心的女兒把全家由埃及遷到了法國,婚後在夫婿的支持下她立刻投入了在法國的巡迴演出,在嘎納,她遇上了一個仰慕者,畫家JEAN SOBIESKI(他後來的女兒就是現在比較紅的美國影星LEELEE SOBIESKI,那個演貞德和湯姆克魯斯“前”夫婦演過“大開眼界”的漂亮姑娘),後者近乎勇敢的挑逗,讓她對一心只為她前程籌畫的老公頗感不滿,於是醜聞也罷,熱烈的愛情也罷,就這麼發生了。

DALIDA的朋友曾經回憶過這段故事的開始:
Dalida was giving concerts in Cannes and in order to relax after one of her shows, she went to a bar with her friends. It was about 2 A.M. when all of a sudden, a tall fair-haired man came to her table and invited her to dance. God! How handsome he was! - Dalida was swept off her feet. They had a slow dance together, then one more, and Dalida started having serious doubts about her feelings for Lucien. Then they sat together at his table and without thinking twice, he declared his love to her. "I think I've fallen madly in love with you." Blushing, Dalida didn't know what to say and avoided looking him in the eye.

這是渴望愛情的背叛妻子與忠實的,熱愛自己作品的雕塑家,可憐的皮格馬力翁間的悲劇。DALIDA生活在一種內疚和煎熬中,對愛的渴望,對“自由”的渴望,以及對她的夫婿,她的藝術塑造者的歉意。。。

愛情戰勝理智,她和新歡在公眾的視線前突然消失了,甚至她可憐的新婚丈夫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她躲起來了,與SOBIESKI度過了一段幸福的日子,她的密友在回憶那段時說:
For lighting, there was only a kerosene lamp. Herds of wild horses ran near the house. It was like stepping back several centuries in time. Peace and quiet around them - all Dalida and Jean needed for rest. In the evenings, they watched the sunset and listened to the sound of waves. Together they explored the surrounding areas and rode horses. Jean, looking like a centaur, rode a horse without a saddle and stirrups; his handsome face in perfect harmony with the wild surroundings. It seemed to Dalida that Jean was made for her - with him she felt on top of the world.

好一幅世外桃源的旖旎風光。。。可憐的丈夫選擇了退出,在2年後正式離婚並且在10年後,因為巨大的心理壓力和失落選擇了自殺。

她的花邊新聞使得輿論界對她極其的不恭,Her private life was a mess!巴黎的音樂界毫不留情的譴責她。除了好奇的年輕人,聽眾也站在她的對立面。

她決心以其傑出的表演才能,讓觀眾的歡呼聲淹沒對其私生活的嘲笑聲。

她敏感的感受到了YEYE狂潮對法國的衝擊(音樂表現形式的“美國化”在當時的主流社會仍然備受爭議,但是年輕人,大學生們熱愛這一新的,富有時代氣息的感受),並積極地投入其中,力爭站在潮流的前端,以此來改善與媒體與聽、觀眾的對立關係。在61年12月6日,她第一次作為頭牌出現在奧林皮亞的演唱會上,演出了Richard Anthony為她製作的部分作品--。事實上,當她站在舞臺上時,她面對的觀眾,可能一多半對她充滿了敵意,她宣佈她將改變自己的音樂演唱風格,以更時尚更有時代氣息的方式演繹CHANSON,在短暫的冷場後,她動人的歌聲,化解了觀眾的敵意。這是場不可思議的勝利,她巧妙地以音樂風格的轉變,轉移了人們對她私生活的指責,使他們,特別是年輕人,更加熱愛她,這一次奧林皮亞的演出,持續了將近1個月,以每場均告暴棚(每場高達2000名現場觀眾)而結束。年終的盤點,她出人意料的戰勝了EDITH PIAF,成為61年度全法最受歡迎女歌手。

62年她在義大利演出期間,尋機參觀了她的祖父的老家,CALABRIA的小村莊SERRASTRETA,在哪兒她受到皇后般的款待並被授予榮譽市民的稱號,接下來是滿世界的旅行、表演,行程包括魁北克,香港和西貢。62年初她的亞洲之行,將她的影響力一直帶到了亞洲。(我記得99年的耶誕節,我是在河內過的,所住的酒店,聰明的上海人開的寶山酒店裏也組織了聖誕聯歡,一個漂亮的北越MM模仿DALIDA唱了LE TEMP DES FLEURS和J’ATTENDRAI這兩首很喜歡的歌給我很深的印象,和她夾著英語和法語攀談才瞭解到,很多越南的女孩子非常崇拜DALIDA,希望能向她一樣有朝一日麻雀變鳳凰,後來我們去還劍湖邊的一個PUB,濃濃法國殖民地時代風格的建築,LIVE MUSIC竟然也是DALIDA,滿牆都是她的照片,另一個模仿她的女孩演唱ITSI BITSI PETIT BIKINI可愛的摸樣,至今仿佛還在眼前---沒准這便是DALIDA當年來訪時留下的影響吧)。

在重新翻唱和發行LE PETIT GONZALES後(這首節奏歡快的歌曲贏得了年輕人的喜愛,我很喜歡裏邊BB的伴和聲),DALIDA買下了位於蒙特馬特的那所著名的豪宅。並將在那裏度過一生。遷入新居後,她心情矛盾地正式與前夫離婚---同時斷絕了與畫家JEAN SOBIESKI的關係。

離婚後的她似乎變了許多,她通過更多的閱讀來提高自己—毫無疑問,前夫的離去,對她的事業是極其沉重的打擊。她的反思是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她將頭髮染成了金色,顏色也許並不代表什麼,可能它折射了她的心理變化,也許。這年9月的奧林皮亞演唱會,她滿懷信心,她借此向社會證明:她,法國最受歡迎的女歌手,在YEYE運動中並沒有被淘汰,她依然處在時尚的前列。

她與YEYE風潮中另一領袖,我的偶像SERG GAISBOURGE合作的電影L’INCONNUE DE HONGKANG也與這年面世。(很想看看我喜歡的兩個歌手合作的電影,誰能找到呢?)


64年她成為歷史上第一個作品銷量超過10000000份的鉑金唱片女歌手。
客觀的說,她此前贏得的成功,除了自身的演唱特點外,很大程度在乎前夫的刻意籌畫,她的一些當紅的名曲,如56年的MADONA,BAMBINO,57年的MAMAN LA PLUS BELLE DU MONDE、HISTOIRE D‘UN AMOUR、58年的GONDOLIER、DANS LE BLEU DU CIEL BLEU、COME PRIMA、MARINA、ITSI BITSI PETIT BIKINI、60年的PARLEZ MOI D’AMOUR等等基本上是以老歌新唱或其他國家的流行歌曲翻唱為主,她特別的嗓音,絕美的造型以及“神秘”的東方背景很容易吸引聽眾的注意。而前夫非常成功的利用了歐洲一台這一強大的宣傳工具,於是,在那個年代,DALIDA被譽為“電唱機/點唱機之女皇”(REINE DES JUKE-BOX)。前夫的離去,她的“電唱機女皇”的頭銜,將不得不有所變化了,她也在思考如何應對這種變化。。。

65年的LA DANSE DE ZORBA是THEODORAKIS的電影ZORBA LE GREC的主題歌,成為法國歌迷們瘋狂追捧的新一輪奇跡。。我們看到在法國歌壇、影壇竭力保持地位的同時,她重點在義大利謀求更大的市場---這或者就是她思考後的應對吧,孰知,這個轉變最終依然會給她帶來悲痛。。。她拍攝了電影MENAGE ALL‘ITALIANA(據說票房不錯)並一口氣出了5張義大利語唱片,在義大利大獲成功,到了66年,她憑著LA DANSE DI ZORBA、BANGBANG、IL SILENZIO等冠軍歌,榮登義大利最受歡迎歌手及年度唱片銷量總冠軍的稱號。看起來她的轉化,如同年輕時由開羅到巴黎的選擇一般,是正確的嘍?

她更渴望家庭生活,出生於嚴肅天主教家庭的DALIDA叛逆,追求自我、夢想的個性,使得她與父母的關係一度很尖銳的對立,即使在她功成名就後,將父母由開羅接到巴黎,她的家人,特別是父母對其幾年間的私生活,依然報很大程度的不滿---這點上,傳統義大利人的保守偏見,幾乎和我們中國人一樣無藥可救---GRANDFUMEUR在這點上,倒是頗為認同地:)在她的家庭中,只有哥哥ORLANDO,同樣喜歡音樂且有點迷戀妹妹的他完全地支持她,在她迷茫無助時站了出來,幫她料理經紀事務,並且邀請他們的堂妹ROSY擔當DALIDA的私人秘書。

作為名利雙全的女人,她渴望著愛情,但是她的愛在哪兒呢?新的求婚者仿佛海市蜃樓般可望不可及—歌唱佔據了她全部的時間,社交宴會裏異性的目光總是那麼躲閃和曖昧。。。義大利會給她帶來好運麼?
66年10月,義大利音樂出版公司RCA為她推薦了一個出色的天才音樂創作人,28歲的LUIGI TENCO,與這個充滿激情並有點反叛的年輕人的第一面,就給DALIDA流下極深刻的印象。RCA希望LUIGI為她參加的67年SAN REMO音樂節寫歌,兩個藝術家因為這個緣起而接近,而相互賞識,很快產生了真正的好感,當11月LUIGI帶著為她製作的新曲CIAO AMORE來到巴黎她的寓所,這種好感已經上升為愛情,從LUIGI的角度,能為一名偉大的歌星寫歌是幸運的,而能贏得她的愛情則是快樂的。。。而對DALIDA來說,這個激情的年輕人再次燃起了她對幸福生活的渴望,她希望能與他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有自己的BB,他們彼此相愛,似乎義大利的確給她帶來了好運。

67年的新年,DALIDA在羅馬邀請了許多巴黎和羅馬的朋友參加她與LUIGI的新年PARTY,LUIGI在那個晚上演唱了他自己的得意之作TU RICORDERAI DI ME(你將會記起我)--雖然這在我們看來實在不算什麼好兆頭。他們向朋友們宣佈,新的婚禮將定在67年的4月。新年鍾聲響起時,LIUGI對DALIDA說:我們將永遠在一起,沒有什麼可以將我們分開,但在此之前,我將一定為你贏來SAN REMO的大獎。

1月27日,SAN REMO音樂藝術節的最後一日,LUIGI焦慮不安的等待著,他盼望著他的作品能贏得大獎,作為他送給她的結婚禮物,作為他給她的新年禮物,他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興奮和焦慮,他靠酒精來使自己看起來鎮定一些…一襲黑袍的DALIDA作為壓軸的明星出現在舞臺上時,他才略微放鬆下來,她的一曲CIAO AMORE CIAO結束後,滿場”BRAVO” “ENCORE”的歡呼,讓LUIGI興奮不能,他離實現自己的願望只有半步之遙了…
但是,所有的獎項公佈完了,沒有一個是他LUIGI TENCO的,他仿佛受到致命的一擊.他無法掩飾極度的失落,憤而痛斥組委會的幕後交易和評選委員會的不公.DALIDA極力制止這個狂怒而任性的青年,她相信她的判斷,的確他是個天才,但他無法面對這個打擊,最後他要求一個人回到酒店清淨一下,DALIDA同意了,並且永遠地失去了他,那個一度使她煥發如火激情的男人.返回酒店的2小時後,LUIGI自殺了…
這個敏感,天才的年輕人帶走了DALIDA對尋求真愛的信心...
他最後的字條,更多是對音樂界黑幕的抗爭:
I've always loved the Italian public, and I've given five years of my life to them. I've done this, not because I'm tired of living (on the contrary!),but to protest against the people who promote 'Io Tu e le Rose' and against the jury that chose 'La Rivoluzione.' I hope that this will make certain people rethink their ideas. Ciao, Luigi
在歌壇風光已10多年的DALIDA自然可以理解組委會的安排,她並不在意SAN REMO的一個小小的榮譽,她沒有料到LUIGI會如此的極端。。。他的離去,尤其是以如此極端的方式的離去,使DALIDA無法接受,她的靈魂深處經受了一次沉重的打擊,對幸福追求的毀滅性打擊,她從LUCIEN,JEAN,LUIGI身上,感到自己似乎墜入了無盡的詛咒。她對LUIGI的逝去追悔莫及,認為自己本來可以防止這出悲劇的發生,唯一支援她活著的信念就是,她將很快追隨LUIGI而去。。。

她從不同的心理醫生手裏收集安眠藥,悄悄的實施她的計畫。。。但是深愛著她的前夫LUCIEN注意到了她的異常,他悄悄的警告了她的哥哥ORLANDO,哥哥發動了母親,以及全家密切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DALIDA不想在巴黎的寓所實施她的計畫,現在她的全部家人,為了安慰她,全部與她和解並且與她一起住在一起,她在這兒無法實現她的計畫。

她選擇了一家酒店,PRINCE DE GALLES,多麼貼切的名字,來作為她與LUIGI相會的最後地點。

在LUIGI離開她一個月後的2月27日,她實施了自己的計畫。頭一天的晚上,她告訴ORLANDO次日她將去都靈參加一個電視訪談節目,驚訝的哥哥雖然懷疑,但是仍然希望這次短暫的旅行將會有助妹妹的恢復,於是他在沒有與都靈方面核實的情況下,安排堂妹ROSY準備DALIDA第二天的行程。27日,在ROSY的陪同下,她來到機場搭上了去義大利的班機,她一個人。

普一落地,她立刻購買了一張最近航班的返回巴黎的單程機票,到達奧利機場後,她戴上墨鏡,要了一輛TAXI,直接來到了HTL PRINCE DE GALLES,以YOLANDA GIGLIOTTI的護照CHECKIN,大約在晚上9:30左右住進了410房間,並在門前掛上DO NOT DISTURB…

負責清掃房間的女傭最早發現了異常,在大約24小時之後.店方強行打開房門後,人們發現她雙手枕著頭,平躺在床上,原本青銅色的皮膚,完全失去了血色.

全巴黎的報紙和雜誌在第二天的頭條都報導了這個爆炸性的消息: DALIDA殉情自殺.

搶救持續了整整4天,沒有人知道她是否還能活過來.雪片似的讀者來信飛往報社,電臺和她的家,人們述說著對她的喜愛,期望她的康復.
第5天,她睜開了雙眼,人們聽見她說:天啊,我做了什麼…然後又陷入昏眠,又是2天后,她才蘇醒過來,面對身邊的母親和哥哥,她困難地說:對不起…我錯了,不會再有下一次的…

DALIDA最困難的時期好像度過了,但她意識到她將無法再向以前那樣生活了,她說:我的生活是成功的,但什麼才是我的生活呢?(I’VE SUCCEEDED MY LIFE,BUT WHAT IS MY LIFE?)

與母親在一起,她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是麼?
死而復生的DALIDA如鳳凰涅槃,她的思想,行為較之以前發生巨大變化:她越來越借助閱讀而思考,她把哲學當成她最好的朋友—她開始沉迷于佛羅依德(FREUDISME)及瑜伽(YOGA)的學說—為此她在67-68年間特意到尼珀爾學習.

她的外形也由流行的歌星,轉為後來被大家稱為”聖女DALIDA”的裝束:長可及地的白色長袍,施以淡妝…新聞界已經這麼在這麼稱呼他,而她本人或多或少,也在向宗教寄託這個方向靠近.

但是她無法停止歌唱.她需要向熱愛的歌迷作個交代:67年6月8日,她終於勇敢的走上螢幕,參加GUY LUX的TV SHOWS,觀眾們發現了一個全新的DALIDA,脫下了黑裝,一襲白色的長袍,她演唱了新歌:LES GRILLES DE MA MAISON…

67年的奧林匹亞被鮮花,便條和小禮品所填滿,對付出的DALIDA,觀眾抱以極高的關注和熱愛:

JOHNNY HALLYDAY的便條這樣寫道:原諒我不能第一時間參加您的演唱會…請收下我100,000個吻…這遠不能表現我對您幸福的祝願…

YVES MONTAND和他的太太寫道:美麗的DALI,我們在精神上永遠與您一起,千萬個吻…

JACQUES BREL說:我相信,今夜巴黎將再次為你喝彩!

他們的鼓勵,使DALIDA非常感動,她甚至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堅強,竟然可以她以為永遠無法再唱起的LUIGI的歌:CIAO AMORE CIAO以及LOIN DANS LE TEMPS演出的成功無可爭辯的證明,她依然是法國CHANSON的皇后,人們熱愛的皇后.

在義大利,她憑藉MAMMA和CIAO AMORE CIAO成為當年最受歡迎歌手.在68年,以CANZONISSIMA保持了這個榮譽.同年的義大利電影LO TI AMO也廣受好評,片中主題曲TI AMO更成為經典被不同的歌手無數次翻唱.68年值得記住的優秀作品還包括L’ULTIMO VALZER,OH LADY MARY等等.

隨後她進行了一系列的巡迴演出,法國,義大利,非洲,巴西,阿更廷,日本,加拿大…她的曲風也在不經意的變化著,她的保留歌曲越來越多一些嚴肅題材的歌曲,另外她也注意到DISCO風潮的不可阻擋,對流行的DISCO音樂也有嘗試.比如JACQUES DUTRONC 為她寫的一曲DARLADILADADA在一周內就銷出了75000張.LEO FERRE為她寫的傳統CHANSON:AVEC LE TEMPS同樣取得驚人好評,同樣THE GODFATHER的法語版也成為後來的經典.

即使在離婚後仍然默默支持她的前夫LUCIEN MORISSE在數次試圖重修舊好未果的情況下,於70年9月自殺身亡.

70年代以來,她似乎步入一種平和的境界,當然是指她的心境.在歌唱事業上,她依然風光無限,和ALAIN DELON的PAROLE PAROLE(翻唱自一首義大利歌曲)短暫地登上法國排行榜冠軍,但在日本卻高居榜首近5個月(待核實).雖然有傳聞她與這位帥哥好象也傳出了一些風言風語,不過確切的消息是,自72年起,在ORANDO的安排下,她開始與聖日爾曼公爵Richard Chanfray相識並同居.

1974年她作為”世界性”的歌手所取得的成就達到了最高峰,這與PASCAL SEVRAN開始為她寫歌不無關係,73年PASCAL為她創作了IL VENAIT D’AVOIRE 18ANS成為9國榜首歌,單德語版就賣了3500000張.74年新年奧林匹亞演唱會推出的GIGI L’AMOROSO,橫掃12國,成為她最具國際影響的佳作.

經濟飛速發展的日本成為她在70年代重要的市場,她的全球巡演將東京列為必去的一站,她的歌聲也影響了一批日本的歌手.
75年一月,她榮獲le prix de l'Académie du disque français,同年錄製了法國第一張DISCO專集J’ATTENDRAI(翻唱和重新演繹的RINA KETTY38年的作品).,此外老歌回顧專集LA VIE EN ROSE也大收歡迎.
由於其埃及的出生背景,使得DALIDA在阿拉伯地區也很受歡迎,她自78年起開始第一次推出了一隻阿拉伯歌曲SALMA YA SALAMA(埃及的傳統民歌),在中東及法國本土獲得空前成功,她先後用7種語言錄製了這只歌.並在其後發行了一系列阿拉伯語唱片.

76年的重要作品包括GIBERT BECAUD的AMOUREUSE DE LA VIE 以及JACQUES BREL的QUAND ON N’A QUE L’AMOUR.她的個人傳記片DALIDA POUR TOUJOURS也與該年攝製完工.

78年,作為她應邀來到紐約,在偉大的卡乃基音樂廳演出並推出新作LAMBETH WALK.

79年的作品,法國DISCO的代表作MONDAY THUESDAY專集發行,標明她依然是時尚的最前沿歌手.

同年,第一次回到家鄉埃及開演唱會並推出風靡阿拉伯世界的DISCO作品HELWA YA BALADI,沙達特總統授予她最高藝術勳章.

進入80年代,她在PALAI DES SPORTS上演了一次百老匯式的個人演唱會,奢華的服飾,強大的陣容令全巴黎興奮不已.

81年,慶祝她從藝25周年的奧林匹亞演唱會上,她以7種語言38個金唱片1個白金1個鑽石唱片總計8600000張銷量的記錄,達到前無古人的最高峰(這個記錄到了1985年錄完CHARLES TRENET為她所作的LE VISAGE DE L’AMOUR後,變成當時女歌手中唯一一個全球銷量10000000張,55個金唱片2張白金唱片和一個鑽石唱片的空前壯觀,這個記錄到目前為止,在歐洲只有CELIN DION或者還存在一絲重演的可能性….)

她的私人生活再次出現危機,同居8年的公爵正式與她分手,並且,遺憾地,在83年7月20日於南部的ST.TROPEZ自殺身亡…

DALIDA再次陷入無盡的痛苦,她的愛人,總是在離開她後選擇了自殺,她覺得自己的記憶有無數的黑洞,她對自己的信心也無可挽回的消失了,她對職業的激情再也無法被點燃.

朋友們的勸說下,她勉強完成了84年的演出,隨後接受了兩次大的眼科手術.

85年老朋友CHARLES TRENET為她寫了LE VISAGE DE L’AMOUR後,她停止了演唱會活動.主要在沙烏地阿拉伯休息,也參加少數幾次活動.

雖然DALIDA拍過不少電影,但與其歌唱成就來說幾乎都微不足道—因為沒有一部電影是以她為主角的,因此當86年埃及大導演YOUSSEF CHAHINE邀請她出演一部將以她為主角的影片時,她接受了.在這部名為第六日(SIXIEME JOUR)的影片中,她出演一個年輕的祖母,一個清潔女傭,雖然她很勤奮,但是影片並不成功.

30年的起起伏伏讓DALIDA覺得厭倦了,個人道德的反思尤其令其不安,生活本身對她而言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樂趣.

1987年5月3日,她服用大量的安眠藥,在巴黎的寓所自殺.

她留給人們最後的一句話是:生命已是如此不堪忍受…寬恕我吧…

她是一個流行女歌手,沒有什麼偉大的創造,相反,可能在私生活上還有許多不合道德要求的行為,但她說LE PUBLIC A POUR MOI LE VISAGE DE L’AMOUR(觀眾之與我,有如愛情的面容),她只是很好的唱歌,唱很好聽的歌,她的歌聲影響了60-70年代的年輕人,她因此成為那個年代的一種代表.她敢愛敢做,她追逐時尚,她死而復生再生而複死的悲劇故事,如同她留給我們的歌聲,讓我難以忘記.

今天,在巴黎蒙特馬特區,她的故居前面的廣場,被命名為LA PLACE DE DALIDA.

    全站熱搜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