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廠裡不只有人,也有狗。
而且這裡的狗都認為自己是人。

我來的時候,黑熊與張可樂是這裡唯二的狗,他們都是有卵葩的,尤其是黑熊,天生偉具,走起路來搖呀晃的很招人。

張可樂矮小多了,其貌不揚,天生註定當老二的材料。他那張臉,任誰看了都覺得好哀愁。
黑熊與張可樂就像拜把的兄弟,共同抵禦外侮,保衛這塊難得的地盤。

後來,來了一條母狗,我們叫她Mumu,黑熊與張可樂之間的兄弟情誼開始起了變化。

做為男人,總是有性慾的需求,而Mumu則提供了他們出口。
天生老大的黑熊總是在光天化日下正大光明地騎,而張可樂只能在一旁流口水,脹著血紅的陽具,用他那哀愁的臉看著他們歡快。

偶爾,張可樂趁黑熊不注意時,偷跑到Mumu身邊,迫不及待騎上去,然而腿短的張可樂怎樣也對不到位,總是還沒進入,黑熊就發現跑了過來,怒吼地把張可樂撞開。
兩人經常因此打架,打到流血。

三人行的世界,一直如此持續著,就像兩顆不幸註定要在一起的衛星。

今天早上,我吃完早餐晨起散步,看到黑熊與張可樂在大馬路上一前一後地走著。
沒看到Mumu,不知道她跑去哪。通常,Mumu就是那顆主星,走到哪,兩顆衛星就跟到哪。
今天沒看著她,兩顆衛星有點落寞地走著。

我走過去,嘿,張可樂,黑熊,出來散步呀?
他們認得我,跟我搖搖尾巴,噢不,張可樂沒有尾巴,只有黑熊在搖。
我陪他們走進糖廠,也想看一看清晨美麗的都蘭山。

他們倆都是老狗了,而黑熊最近更顯老態。張可樂走在前,黑熊在後面慢慢走。
我看到一個只有一兩秒、卻很深刻的畫面。

先走進去的張可樂,發現後面沒人,好像在擔心什麼,突然停下來,回身探了探頭。
等他看到了黑熊步履蹣跚的身影出現,才又放心地往前走。

我突然覺得,在這兩個情敵兼表兄弟之間,其實有著比誰都還深的羈絆哪。
沒有了Mumu,還有其他母狗可以代替。
但如果有一天他們沒有了彼此,那才是深深的寂寞。
少了一大塊什麼、空空如也的寂寞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