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六點就起床,去東浪樂集的現場,中午結束後小憩一下,才想起我要到咖啡屋代班,便從中午顧店顧到剛剛,凌晨一點。
我今天居然工作了19個小時,好樣的。所幸今天業績不錯,還有一個現任的某部長光臨,真是蓬蔽生輝,最後一個客人還是加拿大來的駐村藝術家,也挺有趣。

打烊後,一個人走到咖啡屋後院,發現今天是滿月,雖然雲氣頗多,整個庭院仍然像打了柔光一樣,比平時的夜晚明亮上數倍,我恍然有種現在是清晨的錯覺。
不,只是月光太亮罷了。

遂想起那篇很喜歡的短文:「庭中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古代沒光害的滿月之夜,一定是美得令人屏息的魔幻時刻吧。

又想起最後一句:「何處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倍感淒涼,人家還有朋友相伴,誰來共我賞此夜色?

我為自己斟了一杯酒坐下,阿折突然從腳邊摩娑而過,好像在說,你把我忘啦?

於是,對影成四人了。

啊,月光涼涼的,好像泡在水裡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