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準備聯考時,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跟同學在下課後去行天宮圖書館作晚自習。
在圖書館巷口有一個賣車輪餅的阿伯,每天下午推著改裝的推車固定出現,一直賣到圖書館關門,學生散盡為止。
我們幾個同學偶爾會去跟他買車輪餅做點心,彼時覺得他的車輪餅很好吃,料又多,老伯人也很和藹。
考上高中後,我就不再去行天宮圖書館讀書了,只有偶爾找資料時才去,幾年都沒再看到這老伯。
這陣子又常跑圖書館,待得比較晚,才發現那老伯還是每天在同一個地點擺攤。
他的攤子除了變舊以外沒有其他改變,寫販賣口味的板子跟十幾年前是同一塊。
阿伯老了些,戴著造型新潮的耳機,利用手機收聽廣播電台,一個人呆坐在那裡默默聽著。
以前的攤子還裝有一管日光燈,現在日光燈沒了,他的攤子昏暗一片,不走近看會以為是被廢棄的。

我經常借著抽菸的機會花點時間觀察,到底有沒有人買他的車輪餅,結果是從來沒有。
有一次我試著要去跟他買,跟他聊聊天,但走到攤子前,發現他在發呆,我在他面前站了十秒鐘,他卻完全沒看到我一樣。
於是我掉頭就走。
不是生氣,而是有一種莫名的悲哀,讓我不知要如何跟他開口了。

他就那樣一個人在黑暗中默默地坐著,攤子上沒有任何一顆做好的車輪餅等人購買,我甚至懷疑他根本沒有開火。

(我不再像年輕時那樣多愁善感,總有氾濫的同情心了。我在想,或許老伯其實是個有錢人,他擺攤只是想打發時間罷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戴著造型新潮的耳機卻連支燈管都不裝上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berchia
  • I like your blog and currently I am learning French, good job ! nice to meet you ~
  • 亂
  • thank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