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限制級,心智不成熟者請勿閱讀。)
我突然想起來遇過ㄧ個很熱情的小女生。
那是我高中時代的事。

她是我家書店附近的一個國小女生,我認識她時她大概才五年級,可是已經發育得很好。
她喜歡溜直排輪,經常穿著直排輪鞋一格一格地爬上書店二樓找我。
直順烏黑的長髮,修長的腿,還有笑起來像月牙兒的汪汪眼睛。書店二樓平日不多人,尤其假日下午,她喜歡在那個時候來找我聊天。
雖然覺得她可愛,但我不太理她,總是坐在擁擠的櫃檯看自己的書。
她有時候會走到櫃檯問我看什麼書,書上寫什麼,為什麼看這種書,我會簡單地回答。
有時候她就坐在一旁亂問我問題,有時候就在店裡溜起直排輪。
無論什麼時候,她總是笑嘻嘻的臉,那月牙兒的眼睛就像鉤子一樣漸漸把我鉤進一個幻想的世界。

她喜歡碰我,當我在影印時,她就故意經過我身邊擠我一下,用身體摩擦一下,然後仍然用那笑盈盈卻看不見瞳仁的雙眼看我。
我當然感覺很舒服,但我想那只是小孩的惡作劇,裡面應該不帶賀爾蒙。

有一次,我在櫃檯站起來結帳,她故意擠進狹小的櫃檯,假裝想要拿某個東西。
我說不要進來,我在忙。
她根本不理我,等我結完帳,她便從我身後擠到我身前,身體往前弓,臀部對準我的下體磨蹭,而後轉回頭觀察我的表情。

噢,我要承認,那真是舒服,有那麼一瞬間我真想緊緊抱住眼前這可愛的女孩。
但我知道她才十一、二歲。

我的猶豫沒有幾秒鐘,就聽到父親在樓下破口大罵的聲音,我突然想起來櫃檯上方裝了閉路電視,樓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櫃檯的一舉一動。

我父親很生氣地叫喊,我只好趕快推開她,下到樓梯間跟他對話。
我父親大罵你們在幹麻、為什麼讓她進櫃檯,我賴著臉說沒有啊,她要拿東西,沒事啦,就訕訕地縮回二樓了。
我感覺極其羞恥,而那小女生已躲到一旁,假裝若無其事,卻是滿臉通紅。

那次以後我就很久沒看到她了。
上大學後,我很少到書店幫忙,也漸漸忘了這件事。

但我沒想到,那個陰影其實一直跟隨著我。
往後當我有機會與女生個別親密相處的時候,卻總覺得背後有什麼東西在窺伺,有一種強烈的罪惡感,以致於我總是乖乖地蓋棉被純聊天,被人們當作ga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nani
  • 這篇文的心思很有趣很有趣很有趣,簡直太有趣了,看過想笑~~~可我是看到東尼瀧谷,所以想留言~~~

    回去看去年的討論,覺得挺好玩~~~;

    還是覺得東尼瀧谷的翻譯死蠢,三點水的龍字,有聾的音~~~所以總提醒我尼龍這個化學品~~~

    挪威森林真的那麽好?反正我才疏學淺,沒看懂。就是一本世界盡頭和冷酷仙境感覺不錯。可爲了附庸風雅,我還是要看挪威森林,如果能討論一些,是不是顯得自己很有學識,呵呵
  • 亂子
  • nani?哪裡有趣了?明明是悲劇呀...我是寫完想哭的,妳還想笑--#

    其實「瀧」應讀作「雙」shuang,妳這樣讀就不會覺得像尼龍了
    挪威森林我覺得還好,看完印象也不深,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是真的很猛。
    我這裡不愛講學識,只談感受就好。
    巧的是,今天我剛好從圖書館借了一本村上的「旋轉木馬的終端」,不知道你們翻做什麼?
  • 風痕影
  • 真的很有趣 XD (別打我)
  • 貝姬
  • 以前我在國小6年級,也曾這樣勾引過隔壁的大哥哥
    而且,請相信我,我確實認為「我在談戀愛」
    只是我的故事,有比你更為黑暗的結局...

    某天,我家門前的馬路劃過一道尖銳的聲響
    想必是車禍吧...鄰居們往路口衝向前去看熱鬧(包含我)
    卻看見我
    心愛的大哥哥
    被撞死了...血肉模糊

    過沒幾分鐘,救護車用格子花紋的棉被
    蓋在大哥哥身上,帶走了他
    從此我對格子棉被有種依戀的記憶,
    卻也想起那很深的恐懼與傷痛...

    是的,小學的我,就這樣經歷了
    過於戲劇化的戀愛結局

  • 亂子
  • 真希望有人再來勾引我一次...這次我一定不抗拒,哈

    妳的經驗真恐怖,為他禱告,阿彌佗佛,阿們
  • i.scream
  • 我都谂起小学三年班时坐在我后面的小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