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搬到都蘭五線半山腰上一處舒適的住宅,房間一面是整片的落地窗,望出去有梯田,再遠點,是擁抱太平洋的都蘭灣;房間另一面依傍著山,每天出門便可看到前方都蘭山優美的輪廓,是晴是雨,濃妝淡抹總相宜,幾乎,每天都有很美的心情。

忽然想起數年前跟某任女友聊過,以後要到鄉下,住在山上或海邊,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她也心嚮往之。
想想也不可思議,那時的幻想,現在居然已經成真。
然而這樣的生活要靠什麼維生?那時的想像,是要當個職業作家,業餘農夫;現在呢,作家當不成,農夫也沒當成,竟賣起甜點了。

甜點師傅也不錯,我也曾做過這樣的幻想,只是一直沒很當真,卻因緣際會發生了。說起來,我所有的幻想幾乎都會成真,只要不太早死,作家、農夫、咖啡廳、酒吧老闆、藝文生活雜誌發行人等等的身分,對我來說都不困難,只是看命運要先把哪件事擺到我面前罷了。
我什麼都想玩,所以只能聽任命運的安排。

至少現在,我是做甜點的,做甜點最大的壞處就是容易發胖。
我需要運動。
這兩天是我的店休日,下午趁著心情愉悅,穿著運動服從家裡出門慢跑,當然是往山上人煙稀少的地方跑。

經過一戶人家,遠遠就聽到有人唱歌,跑近一看,是一位原住民阿嬤拿著聖經在唱聖歌,她坐在破舊的矮平房屋簷下,看到有人跑步經過也不以為意,專心唱她的。
我心裡想,要是我,有辦法像她這樣從容大方嗎?原本在無人的山上盡情唱歌,忽然發現有人來了,通常就害臊地收聲了。阿嬤能這樣旁若無人地唱,真是大度真是美。

再往上跑,選擇一條較少居民的路,我喜歡那種「整條路都是我的」感覺,沒想到跑沒多遠,就遇到一隻大鼯鼠在路中間散步。
我不確知那是什麼動物,毛很澎,尾巴長長的,頭是白色、眼睛周圍是黑色、身體有黑褐色條紋。牠慢條斯里的,看到牠時牠屁股對著我,慢慢地走,大概也在享受那種「整條路都是我的」的快意吧?當牠終於發現我的腳步聲,回頭一看到我,便嚇得快步溜進草叢裡了。

再往上,迎面聞到一股清香,才發現路邊有一整排都是梅樹,白色的梅花像繁星點點,正要盛開。
再往上,跑到了觀海寺前的大石頭,爬上去,暮色已蒼茫。
我在那裡呆立良久,忽念天地之悠悠,死生之蜉蝣。

下山時,我折了一支梅花,沿路都是胭脂般的梅花冷香。
我想把它插在床頭的花瓶裡,應該會有好夢。

*

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要住這裡?
以上就是答案。
我所期待的,不過是像這些個小小的美,小小的幸福哪。
而在都市很難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今晚10:00 台視熱線追蹤
  • 今晚10:00 台視熱線追蹤, 有找幾位代表的地震逹人將測震經驗分享大家喔!!
  • 沉睡500年
  • 下星期往台東去幾日遊..可以去拜訪你嗎~
  • 沉睡500年
  • 你很閒..有空幫我注意有沒偏遠的部落中..有哪個地方缺少小朋友可閱讀的書籍~我這邊有間舊書店願意供應...最好你弄間圖書館順便可以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