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特別冷。

我們在後院烤火,唱歌,聊心事,喝點酒。

太冷了,整晚沒什麼人來。

關於這裡,我們都承受了很多壓力,很多愛恨糾結,很多人情世故,然而,我們歡樂喜悅的時候,不是假的。

人生哪,不就是這樣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回到家後我早早睡了,接著,我做了一個真實無比的夢。

場景延續。我們仍然在烤火,接著,一個朋友來了,兩個朋友來了,三個朋友來了,全部都來了。

就像禮拜六那樣,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來了,歌聲,笑聲,觥籌交錯。自然而然的,不是什麼預定的活動。

曾經愛過的不愛過的,恨過又釋懷的,喜歡的不喜歡的,聽過的沒見過的,似曾相識的,已經離開的,已經作古的,全部都來了。

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在黑夜裡,在溫暖的火堆旁。

我突然覺得,那感覺就像什麼......

就像...,好像我們都是不存在的,我們都只是靈魂。

對,我們都只是靈魂,我們都只剩下那顆心。只剩下靈魂,就沒什麼好計較的。

彷彿終於有一天,我們都到了雲端上。

噢,你也來了。嘿,你也來了。啊哈,那傢伙也來了。下一個是誰來呢?

就是那種感覺。往事歷歷,卻如浮雲,只成為如今我們下酒的談資。

這是個夢,卻非常真實,非常美。

醒來以後,我以為我只是在夢裡面醉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lanada 的頭像
dulanada

.:渣樂園:.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希小憐
  • 我是午夜裡的遊魂~
    所以...
    我也來了!!

    也, 好像該道聲晚安囉~
  • 哈,妳也太晚睡了吧~
    晚安

    dulanada 於 2010/01/14 18:53 回覆

  • 論
  • 看到這篇,就好想回都蘭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