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兩年前知道侯季然要拍一部七零年代末、八零年代初風行一時的社會寫實片的相關記錄片,覺得非常有趣,這個人的腦袋總是裝著莫名其妙的東西。
比如說荒廢的空屋子。
一台破摩托車。
現在是早已被遺忘的一種影片類型。
假如有所謂「渣美學」的話,侯季然會是箇中翹楚,他總是關注著角落裡被人遺忘的,卑微破敗的非生命體,以他纖細同情之眼。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在巴黎的最後一天,我選擇在街上亂逛。
慕浮塔街、磊阿勒商圈、瑪黑區,孚日廣場。
聖母院、索邦學區,聖米歇噴泉。

傍晚在Saint Michel廣場等人,遠遠就看到廣場人群中央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我去年剛來巴黎的第二天,在廣場上等朋友時所遇見的一對探戈舞者。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從「幻境illusionland」的好歌推薦聆聽專區裡重新聽到鄧志浩的這首「桃花紅紅」,感動不已。
當年還在讀國中的我在電台聽到這首歌,才發現原來台語歌也可以這麼美,美的不只是鄧志浩的曲與清亮的聲音,還有台語的親切,以及歌詞的淒美意境。
很少買唱片的我當年去唱片行買了這片「桃花紅紅」,也因此認識了「水晶唱片」,接著發現了潘麗麗的「畫眉」、「春雨」,電影「戀戀風塵」的原聲帶,這一系列的作品,讓我發現了台灣鄉土文化的美的可能。
但,那樣美好的東西,幾乎被現在愈來愈都市化、功利化、八卦化的台灣社會遺忘了。
美好,難道總是屬於緬懷的範疇?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前天去逛唱片行,正好聽到店裡在放Serge Gainsbourg的Sea, sex and sun,我跟老闆問起他的唱片,說我是他的big fan,老闆就順便介紹我一套Serge Gainsbourg過去的音樂錄影帶雙DVD,收錄了他從年輕到老在電視上的影像與訪談,總共四個多小時的內容,我二話不說當場就買了下來,衝回家看,果然沒讓我失望,我台灣的朋友有福了!
這首歌的歌詞真是痞到極點,不過我卻覺得Gainsbourg唱的那一小段旋律裡,暗含有一種悲哀的感情,跟歌詞無關,純粹是旋律的感覺。
這首歌另外有英文版,歌詞附在後面。

Sea, sex and sun 海洋,性,陽光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Jean Gabin是法國老牌演員,也出過幾張唱片,這首歌是他晚年時的作品。
我很喜歡這首歌的背景鋼琴。
另外順便推薦一下這個法文的個人網站,裡面有不少經典法語歌的線上收聽(其實我有幾首歌都是跟她「借」的),我也從那裡認識了幾個不錯的歌手,大家可以直接過去聽個過癮。Maintenant je sais 如今我明白
Paroles: Jean-Loue Dabadie 1974
Jean Gabin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Claude François,這位法國的高凌風平時帶著阿珠阿花唱了不少動感舞曲(這裡可以看到他的Alexandrie Alexandra的MV),但沒想到唱起抒情歌也很動人,除了之前介紹過的Comme d'habitude,還有這首跟小女孩合唱的Le téléphone pleure,都是相當有感染力的歌曲。
這首歌是 Vol de nuit 夜間飛行 的desertrose兄介紹給我的,一聽就很喜歡。desertrose兄是我的前輩,幾年前就默默在寫關於法語流行歌曲的電子報,累積了不少數量,現在會慢慢將過去累積的東西放到blog上,各位喜歡法語歌曲的網友又多了一個好去處。
這首歌的翻譯也參考了desertrose兄的舊作,desertrose兄的翻譯傾向將情境表現完整,我則比較拘泥在字句的直譯,以後我們有寫到相同的歌曲大家可多作參考。Le téléphone pleure 流淚的電話
Claude François 1974

Allô? 喂?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首歌是傳奇性的香頌歌手Jacques Brel最膾炙人口的歌曲之一。Jacques Brel來自比利時,卻在法國成名,是一位自己作詞作曲演唱的創作型歌手,他的演唱風格熱情感性,讓聽眾如痴如狂,不少作品曾被翻成英語歌曲。
在他事業高峰的時候突然宣佈退隱,於1978年為病魔所噬,從他去世前一年籌備的專輯樣碟,在推出前就被搶購一空的盛況,可看出他在歌迷心目中的份量。
這首歌詞很難翻譯,譯得不對之處請高手指正。Ne me quitte pas 不要離開我
Paroles et Musique: Jacques Brel 1959

Ne me quitte pas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之前提過這一首歌,是Serge Gainsbourg寫給France Gall唱的,卻因為內容影射口交行為,讓後來醒悟的France Gall氣得從此不再跟Serge Gainsbourg合作。
剛剛在找這首歌的圖片時,不小心發現這個網站,沒想到一點進去居然都是當年的電視MV!可以看到年輕的Serge Gainsbourg與France Gall合唱這首歌的MV,天哪!Gainsbourg真是帥爆了帥爆了!我曾在電視裡看過他Je suis venu te dire que je m’en vais這首歌的MV,更是帥到不行!

另一版更直接影射口交的MV

Les sucettes 棒棒糖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據我的法文老師說,Léo Ferré是一位安那其主義者,他的作品常透露出對社會的批判與人生的反思,在法國是很受推崇的歌手、作家。
在巴黎的街上,我常常看到一張明信片,是三個中年人對著麥克風聊天的合照,我到後來才知道,這三個都是在法國人心目中相當重要的創作型歌手,分別是Jacques Brel (1929-1978), Georges Brassens (1921-1981) 與Léo Ferré (1916-1993),第一位是傳奇性的情歌王子,第二位是來自南法,作品充滿人道精神的民謠歌手,第三位就是今天這首歌的作者。那張照片是三位巨頭在1969年接受訪問對談時的合照,這裡有當時的照片與錄音(可惜我現在還不能完全聽懂)。

這首歌是Léo Ferré 1971年寫給Dalida演唱的,然而我聽過Dalida的版本,詮釋的並不好,虛虛浮浮的,沒有Léo Ferré自己唱出來的這種滄桑味道。Avec le temps 隨著時間
paroles et musique: Léo Ferré 1971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在RER C線的IVRY SUR SEINE站台上遇到混血女孩。
當時站台裡並沒有人,我一走進去便看到她煩躁地在打手機,打了幾次都沒有接通的樣子。
她坐在椅子上,背靠著後面的牆壁,從側臉看就知道是一個東西混血兒。
她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卻掩不住她眼神裡的性感。她沒注意到我的走近,也沒注意到我盯著她瞧。我就在她隔壁兩公尺外的候車椅上坐下。
我在等待rich的到來,今天是她的生日,跟她約好了一起去吃午餐。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C'est moi,想打我嗎?雙面維諾妮卡那裡看到這份問卷,我沒看過這份問卷,也不知道普魯斯特當年做過怎樣的回答,不過看著問題有趣,我也來稍微思考一下。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星期天早晨醒來躺在床上,有愛人相伴,陽光灑進來,小貓過來親我的臉。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舌燦蓮花。彈吉他。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搖滾樂迷應該會很熟悉這份名單吧。
連我這個非搖滾樂迷聽得都快掉淚。
還是Serge Gainsbourg的作品,由Jane Birkin演唱。
最讓人心碎的是那一句:「(他們都)消失了。」

Ex-fan des sixties 六○年代的過時樂迷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外公臨終的那一刻,我和兄姊被命令跪在醫院病床旁,白色布簾打開時,看到平日對我們板著嚴肅苛刻的臉的父親,此時露出像個小孩一樣無助、惶恐的哭喪面容,那種威嚴盡失的鬆垮,讓我忍不住地噗嗤笑了出來。那一日我在朝會後的第一堂自習課裡被導師叫了出來,領我到訓導室,我看到我們家的幫傭阿玉紅著眼眶仍舊不止啜泣地站在門口,當下我就知道有什麼不幸的事發生了。
阿玉告訴我外公過身了,早上開店時才發現的,要我趕快收拾書包去醫院。

當時正接近國三上學期的期末考,課業壓力大得讓我有如行屍走肉,日復一日只有考試、讀書、考試。
聽到這個消息的當下我心神恍惚,我因為專心讀書,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外公了,雖然外公就住在我們書店二樓後面隔起來的小房間裡。
耳裡聽到阿玉說外公過世了,我卻一下子想不起外公長得什麼模樣,甚至感覺有點訝異地記起,原來還有外公這樣一個人的存在。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馬賽的巧遇

由於打算以最低限的方式旅行,我只背了一個背包,裡面換洗衣襪各兩份,一件長袖,加上盥洗用品、礦泉水、雨傘、筆記本、相機、煙、打火機、MP3、電池、藥、瑞士刀等雜物,大約只有五、六公斤,即便如此,走上一整天路也是相當累人。
到了馬賽,我沒有買地鐵票,從一開始就用雙腳走開來。
我從主要的火車站往海的方向走,在海邊看到遠處山頂著名的Notre Dame de la Garde教堂,便步行爬上去。
沿途沒有看到一個人跟我一樣是從山腳下爬上去的,他們都是坐著觀光巴士或著自己開車上去。我花了不少時間才爬上教堂,炙烈的陽光叫人受不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Jun 06 Mon 2005 07:42
  • Elisa

這是一首痞子之歌,我從歌詞推想,這大概是Serge Gainsbourg給妹妹洗頭時的靈感,於是寫了這樣一首輕薄調情的歌。
歌詞裡的「cherche-moi des poux」直譯是「幫我找蝨子」,但還有另一種意思,就是「找我碴」,在這首歌的情境裡應該是指洗頭的動作,因此我就保留字面義。
果然厲害,連洗頭也可以寫出一首歌,雖然痞得要死,但實在很好聽。(有稍微改編歌詞的電視音樂劇版)


Elisa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馬賽、巴塞隆納回來,皮膚黑了一層。
室友J問我,這樣一個人的旅行是否改變了什麼。

在旅途中,我也這樣問自己。
當我坐在長程的巴士上,四周圍皆是語言不通的陌生人,車窗的風景不斷流逝,隱隱地我感覺到,自己的確跟以前不一樣,不太一樣了。
有什麼東西從我身上剝落。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