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午到了在夏祐宮(Palais de Chaillot)中庭所舉辦的「台灣人和平反侵略」集會,現場約有百位台灣人參加,以及幾位法國朋友。由於假日,集會地點是觀光勝地,附近有不少遊人經過,我們的志工便主動發送印製的宣傳手冊與解釋我們這次集會的主要訴求。

我買了一件印著「La Paix pour Taiwan」(台灣和平)的T-shirt套在身上,坐在廣場前跟大家一起呼口號。我幾乎沒有認識的人,除了認出很熱情地在舉牌子的AMY小姐外。在我們的會場旁邊,我看到一男一女默默地搬來一個桌子,擺上刊物,男的在我們背景標語的側邊加上一條布條,看就知道不是這次活動的工作人員。我上前關心,發現他們擺放的是一份簡體字的報紙,標題為「大紀元時報--九評共產黨」,我知道這個媒體,他們是法輪功成員所辦的一份海外刊物,也有一個資訊很豐富的綜合性網站。我注意到那位女性發給在場的台灣人時不太敢開口,我問她是內地來的吧,她說是的,問我知道這個報紙嗎,我說在網路上有看過,她便說台灣人也要瞭解瞭解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讓我拿了一份報紙。我大約看了看,這份報紙的文字老實說還是讓我覺得很像「清算、鬥爭」的那種思路下羅列罪狀的判決書,談不上深入批評,但倒是可以看到一些經過整理的中共專制政權幾十年來的荒謬作為與檔案照片。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我的夢裡曾經出現一些現實世界不存在的小動物,但在夢裡是那麼栩栩如生,那毛體的觸感、色澤、性情,於我彷彿都是習慣已久的存在。
奇怪的是到目前為止,我夢中的這些小獸儘管形體長相不同,卻都一樣擁有潔白如霜的毛髮。

小時候曾經夢到探訪一個歐式的古城堡,我在爬滿藤蔓的城堡一角發現一個隱密的洞穴,陽光滲透下,我看到裡面有一些蠕動的物體。
我踩過草地,草地上的枯葉,發出輕脆的聲響。
我撥開藤蔓,炙烈的陽光灑下,眼睛都還沒張開的一窩小獸彷彿受到驚擾,紛紛探起頭。小小的粉紅色肉體被陽光照得粉嫩透明,身體覆著稀稀疏疏的白毛,只有手掌一般大小。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課時老師放了一段"Cyrano de Bergerac"「大鼻子情聖西哈諾」電影裡的一段錄音,是女主角收到西哈諾為好友代筆的情書時,愈讀愈感動的唸白。
西哈諾喜歡這女孩,可是他有一個奇醜無比的大鼻子,他不敢對她表示,碰巧他一位英俊的朋友也喜歡這女孩,卻缺乏文采,只有請西哈諾代筆寫情書追求她。或許西哈諾文筆原本就好,也或許是真情流露,女主角被這些美麗深情的文字給打動了,她愛上這些文字,卻不知道如此愛她的其實另有其人。

噢,要特別感謝我的良師益友bof提供給我這一段錄音,所以大家現在聽得到女主角的念白了。(3/22補記)「Cette lettre d'amour 這一封愛的信箋
qu'en moi-même j'ai faite 我已經在心裡
et refaite cent fois 反覆思量了百遍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是今天上課聽到的歌,老師拿來讓我們體會法語連綿一氣的發音方式。
但其實演唱這首歌的女星是個德國人,叫Romy Schneider(找到她的德文網站,但全看不懂。),我跟她不熟,今天還是第一次知道她。這首歌就由是她主演的電影"Les choses de la vie"(「生活瑣事」1970)裡的歌曲,還不錯聽。La chanson d'Hélène 伊蓮之歌
Paroles: Dabadie. Musique: Sarde
Romy Schneider et Michel Piccoli "Les choses de la vie".

Ce soir nous sommes septembre 這是九月的夜晚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是今天在聲韻課上聽的歌,Edith Piaf唱的歌似乎很多都是這種痴心女人的形象。
歌詞很簡單,老師會讓我們聽這首歌純粹是因為它的節奏與嘴型很適合讓我們練習。
說到法語的節奏特色,簡而言之有下面幾點:
一、重音在每句詞組(語意的最小成分)的最後一個音節,表現為較其他音節更長。
二、非重音音節的節奏為規律且等長。
三、發音必須注重連慣性(不能斷斷續續忽快忽慢),一段詞組一口氣連著說完,至句尾延長的重音節為一個段落。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前陣子看了一部電影,是由「La Pianiste」(鋼琴教師)的女主角Isabelle Huppert(依莎貝拉‧雨蓓)主演的「Les soeurs fâchées」,她的角色似乎都是那麼壓抑與具爆發性的。
在這部電影裡我看到一個歌舞片段,覺得很好聽,我以為是以前哪位歌手的MV,後來到「Les soeurs fâchées」網站查證,才知道這是「 Les Demoiselles de Rochefort」(洛城姊妹,或譯柳眉雙嬌),是Catherine Deneuve與親姊姊Françoise Dorléac在1967年合演的法國經典歌舞片,小弟有眼無珠,居然看不出來裡面有一人是Catherine Deneuve,當然,我也還沒看過這部片,改天找來看。
然後找Catherine Deneuve的資料找到這個網站永遠的丹尼芙,驚喜地發現這網站居然放了許多Catherine Deneuve主演電影的片段,其中也有我上面提到的那部電影裡的那首歌,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首歌叫「LA CHANSON DES JUMELLES」(孿生姐妹之歌),歌詞我查過,但對我來說太難,暫時無法翻出來,所以就先借別人的光,放段影片給大家看,以後再把完整的歌放給大家聽。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首歌非常有趣,從頭到尾其實只有一個旋律,聽來卻很舒服也不單調。
他的歌詞簡直GP(這個縮寫大概只有台灣朋友能解其意了)得讓人想揍他,卻又讓人忍不住想要稱讚他的才華。
他一開頭就說,他正讀著一封信,從後面的內容看得出來,這是一個被他拋棄的女子,在自殺前所寫給他的信。且從連篇錯字中猜得到,這女子應該是個外國人(是Jane Birkin給他的靈感嗎?)。
所以,我們的壞痞子Serge Gainsbourg,就一面用同樣的旋律唱著她的信,一面用尖酸刻薄的口吻來挑她信裡的錯字,對女子信裡所說的話無動於衷,一副事不關己,甚至還有點得意的樣子。
真是壞死了,討厭~,不過好有創意呀。
懂法文的人會發現,他的文字遊戲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首歌也是壞痞子Serge Gainsbourg的作品,特別寫給當時年僅十七歲的France Gall(有人翻法藍絲吉兒,但應該讀:芙哄絲尬了) 演唱,讓她憑著這首歌贏得1965年歐洲新秀選拔賽l'Eurovision的第一名,成為耀眼的新星。
之後Serge Gainsbourg繼續為France Gall寫了不少歌,其中有一首les sucettes(棒棒糖,改天找來放),骨子裡充滿了色情意味,但當時年少清純的France Gall哪裡懂得,乖乖地唱了,直到後來發覺自己成為被意淫的對象,France Gall一氣之下再也不跟我們的壞痞子合作,連話都不跟他說了。
我想像France Gall那張清純的臉當時震驚的表情就覺得可憐又好笑。

France Gall的聲音其實並不出色,唱腔簡直像小孩子(不過她當時的確還小),主要是外表取勝。甜美的臉龐與動感的曲風開啟了六零年代法國流行音樂玩世不恭的YEYE風潮。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今天在上聲韻課時(是練習法文的聲調節奏),老師放了一個comique français,法國喜劇表演的段子給我們聽。
這裡有很多這種單人的喜劇表演,在電視上常常可以看到,一個人在舞台上就抖起包袱。李立群多年前的「台灣怪譚」就是這種形式,或許可以簡便地稱之為法國的單口相聲吧。
我很喜歡聽相聲,尤其是表坊李立群、李國修那一次的相聲,我幾乎可以跟著背出來。
我特別欣賞李立群在腔調、語氣、節奏上的拿捏,真是經典。

今天聽的這個法國段子,第一次當然聽不太懂,但光聽他的腔調語氣就覺得很好笑了。老師還貼心地印了稿子給我們,讀著讀著覺得很有意思,便順手把他翻譯出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Lucienne Boyer露仙妮‧鮑華耶,我對她還不熟,不過早就耳聞她這首歌的盛名,今天網路閒逛到這個網站(這網站專門介紹老一代的香頌歌手還有音樂試聽,超讚!),無意間發現了她,聽到這首歌,就覺得相當耳熟,但想不起來是在哪部電影裡聽過,或許妳也聽過?
歌詞很美,也說得很實在,我喜歡。

Parlez-moi d'amour

Paroles et Musique: Jean Lenoir   1930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上個禮拜開始,巴黎斷斷續續飄起了雪。
前幾天我到萬神廟(Panthéon)旁的銀行辦事時,剛好看到萬神廟圓頂的上空,雪的兵團緩緩降臨。
我被那股氣勢給震懾住,直到雪花飄附在我的臉上。
這幾天則下起非雨非雪,介於雨雪之間的霰。
我戴上羽絨衣的頭套,清楚聽到雪霰散落在身上的聲音。
那愉悅的感覺讓我一邊走,一邊不自禁地這樣唱起: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