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的,這是我的頭,不是什麼唱片封面。)
上個禮拜提過,原本要請室友J幫我剪頭髮,因故延後到這個禮拜,今天終於完成了這件事,結果就如大家所看到的,這就是她的得意作品。

事情是這樣的。
中午與HELENMILAN碰面後,到晚上要請兩個朋友到家裡吃飯的空檔時間,我請室友J幫我把這頭稻草給整理一下,因為明天要開始上課了,我想給新同學一個強烈的印象。(這下太強烈了)「就像除草機一樣嚕過去就好了。」
我所有工具準備齊全,披上防毛髮的圍巾,把那把可以調整理髮長度的電動推剪交給J。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信箱收到的笑話,實在太好笑了,共享之。判斷大學生年級的四大定律

一:睡覺定律

  晚上熄燈後便準時上床睡覺的是大一的;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幾天逛到這個網站「BEYONDE MUSIC」,突然又喚起我對BEYOND的熱情。我看遍這個豐富網站的每一頁,飢渴地尋找著我還不知道的關於BEYOND的事,前晚這麼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看到天亮。
十幾年了,從我國小五年級開始,到今天我還是沒有減少對他們的熱愛,或者精確的說,對四人時期的BEYOND的熱愛。
他們第一張國語專輯《大地》(1990),是我哥哥從家裡賣的錄音帶櫃裡偷回來的,即使他們一口破國語,我還是被他們的音樂給深深吸引,被家駒獨特的嗓音與激越的唱腔,以及一種說不出來的音樂感染力給迷惑,今天回頭想想,或許是因為他們的音樂姿態在當時(尤其是在台灣的流行音樂環境裡)顯得獨特,滿口音樂理想,歌曲題材跟流行的男女情愛很不一樣,再加上家駒個人的魅力,才會讓我這麼死心塌地一路跟隨。
記得他們在台灣出第二張專輯《光輝歲月》時,我和哥哥偷了CD回家,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一人一個耳機用CD PLAYER聽(因為那時沒音響),一聽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們幾乎是一邊聽,一邊就跟著學唱,聽到過癮的電吉他間奏時還會全身抽蓄假裝彈起吉他來,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光輝歲月》這張專輯比較知名的就是主打歌「光輝歲月」,這首歌雖好聽,但我卻覺得它太過商業化,也沒有了粵語原曲對黑人人權運動支持的精神,其實家駒後來的曲風不少都很偏商業了,以簡單朗朗上口的旋律,配上抒情的歌詞,好聽是好聽,但少了一股他們早期的生猛力道,我私心以為,家駒早逝,其實就像在煙花最燦爛時嘎然結束,留給人最完美的印象,因為這種悲劇與不捨,才造就了他現在不朽的傳奇。

送上一首這張專輯裡我很喜歡的歌,原曲是收錄在粵語專輯《真的見證》(1989)中,由家駒的弟弟家強演唱,比較之後,還是發現家駒唱的國語版本比較好。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

原本跟室友J約好了,晚上幫我剪剪這一頭亂髮,卻因為她一時興起,跑去買材料要做湯圓,沒想到做湯圓皮就花去我們不少時間,因此我這頭又長又亂的稻草只好再堆放一個禮拜。
今晚的廚房就像家政教室一樣,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試做,忙手忙腳的,玩了一晚。
我自己的作業是做purée de pommes de terre馬鈴薯泥,因為上次在Carine家裡看到她做,順道學起來。順帶一提,內地朋友管這叫「土豆泥」,我之前曾聽微笑女孩說做土豆泥很簡單又好吃,問我要不要吃,我以為她說的「土豆」是「花生」的意思,我不喜歡蒸花生的味道,所以就沒跟她學,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土豆泥」就是馬鈴薯泥的意思。=,=馬鈴薯泥的作法的確很簡單,而且只要用我萬能的大同電鍋就能完成。
看你要吃多少馬鈴薯,削完皮後切塊放到電鍋裡蒸,切小塊點能讓馬鈴薯熟得較快,內鍋不用放水,外鍋的水加三次後大概就熟了,大約半小時。
用湯匙壓壓看馬鈴薯,能夠輕易地壓軟就代表已經熟透,然後就用那一根湯匙,狠命地蹂躪那鍋馬鈴薯,攪得稍微碎爛之後,加入適量牛奶,想要稀一點就加多點,再用湯匙攪和,漸漸就會變成泥狀,此時再和入適量鹽、糖、融化的奶油,以及火腿丁、豌豆,充分攪拌後就是一道美味的馬鈴薯泥了。法國人通常把馬鈴薯泥作為主餐盤(plat)上的一道配菜,也可以當早餐吃。
我除了把馬鈴薯做成薯泥外,也試做了朋友教的起士烤馬鈴薯,把蒸過的馬鈴薯切成片狀,一層疊上一層,每一層中間夾一片起士,灑點鹽,淋上奶油,放進烤箱烤二十分鐘,出來後灑一點羅勒香料。不過由於我馬鈴薯切得不夠平整,烤出來後滑得東倒西歪,下次要先插一根牙籤固定。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上個禮拜除夕夜當晚,我跟朋友到法文老師CARINE家裡作客吃飯,在一頓豐盛的晚餐之後,CARINE現場做起crêpe可麗餅要當餐後點心,我一時手養也上去做了幾片,發現真是簡單又好玩呀!我朋友幫我照了一張我煎可麗餅的英姿,改天放上來跟大家分享。
當晚我跟CARINE問清楚了材料與比例,這幾天便自己玩了起來。
我發現可麗餅這東西實在是很方便,只要有那一張皮,任何東西包起來吃都不錯。法國傳統可麗餅跟台灣的很不一樣,台灣的餅皮比較香脆,裡面的料又千變萬化百百種,捲起來是厚厚一團,我想這應該是日本人改良過後傳進台灣的。在這裡的可麗餅其實樸實得很,跟台灣可麗餅比起來,這裡簡直叫寒酸,我說過了,路邊攤賣的甜可麗餅,裡面光加細砂糖(真的沒別的了),就要兩歐,台幣八十幾塊,在台灣不倒店才怪。

有趣的是crêpe這個字聽起來就脆脆的,在台灣時就覺得這個名字跟食品的本質很搭配,我以為crêpe就是脆餅的意思,來這裡才發現他們的餅皮根本都是軟的。其實crêpe就是薄餅皮的意思,法國人拿它來抹果醬、砂糖或巧克力醬,當早餐或餐後點心來吃,做成鹹的就包火腿、乳酪、蛋,可以當主餐,對折再對折後都是薄薄的一片,平放在餐盤裡,不像台灣的那麼壯觀非要捧起來吃不可。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接近中午時要到學校領這學期的結業證書,微笑女孩突然打電話來,聽到她慵懶的聲音,我就直接說「妳又不想去了對不對?」
「你真的很瞭解我呀!」
她因為沒有參加期末考,可能拿不到證書,又擔心如此會影響以後辦居留,猶豫著要不要去。昨晚已說定了要去試試看,今早又打電話來,我就知道她又犯懶了。但最後她還是去了,由於我在車上看大仲馬傳坐過頭,她反而還比我早到。
我拿到了BIEN的評語(大約七十到八十分),而她跟我們班上的泰國人Dahune果然都因為缺考而沒有證書。

於是微笑女孩拿出了她厚臉皮的看家本領,加上人見人愛的微笑,跑去求老師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昨天深夜十一點,我下工回家,在奧賽美術館的車站等候RER,要等半小時才會有經過我家的列車。
我在冷冷清清的月台上獨坐,不遠處有一個流浪漢正開始一樣樣整理他的家當。
有一個行動遲緩的老黑走過,走到月台底,換了一身工作服與清潔用具出來,遲緩地拖起地來。
我因為累壞了,什麼也不做,面無表情,死死地躺在座椅上。不久有一個年輕老黑坐到我身邊來,隔著一個空位。
年輕老黑胖胖的,帶著一頂不太合適的毛帽,穿著很流浪,手上拎著塑膠袋,讓我想起小時常在夜路上看到的吸膠男子。
我沒有理會。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