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9 Mon 2003 09:25
  • 蟑螂

我想,每個人應該多多少少都會怕一些平常躲在暗處死角、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跑出來嚇你一跳的小生物,像蜘蛛、壁虎、老鼠之類的東西吧﹖總有一種這類的東西曾經在你生命中形成一種惘惘的威脅,並且惡意地在你心上留下一抹髒污的殘漬,讓你從此再也擺脫不掉見到它時反射性油然升起的不潔感吧﹖
很不幸地,對我來說那種會讓我油然升起恐懼與不潔感的小動物,剛剛好就是-「蟑螂」。(馬的,我連看到這個字樣、打下這個字都感到噁心。我看後面我最好都用copy的)為什麼說不幸呢﹖就是因為我害怕蟑螂的緣故,讓我一直被大家貼上「娘娘腔」、「膽小鬼」、「不是男人」之類的標籤,甚至還有人一口咬定我一定是個gay。(什麼邏輯啊﹖)
我想你們現在八成也是在電腦螢幕前一面嘲笑一面頻頻點頭吧﹖是吧﹖

可是,我只有害怕蟑螂而已啊!
那就是說,我可不害怕其他人一般會怕的小東西,比如說老鼠、壁虎、蜘蛛、蛇、蚯蚓、青蛙、蜥蜴…之類的,就算牠們突然出現在我的床上,我也僅僅是嚇一跳而已,但我可以馬上就冷靜下來尋求解決的對策,絕不像遇到蟑螂時一樣會讓我陷入歇斯底里瀕臨崩潰邊緣的瘋狂狀態。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逐漸明白這幾年來讓我始終無法擺脫像游擊隊一樣時不時就來突擊的抑鬱情緒的根源,就在於我一直找不到一個能夠讓我全然專注的事物。我的生活當中缺乏一個我真心想擁有的重心,讓我的精神去為它服務、為它奉獻。最低也最實際的層次,我連一個想討好的女生都沒有。(噢,實情可能是想要討好的太多了,不知如何選擇,誰叫我是天秤座的。)所以我只能在孤單的時候更加孤單。

有些人藉著香菸酒精藥品或縱慾來渡過那種空虛。我沒好多少,我是透過各種發呆--看著電視發呆、看著書發呆、看著房間的一角發呆、聽著收音機發呆、吃著零食發呆…--零零碎碎地填滿這些無事發慌的時間。我的感官對我所從事的事物有反應,然而我的心卻像睡著了一樣。
曾經有個工作上的前輩很敏銳地嗅到了我身上隱隱透出的死屍一般的氣味,他跟我說我這樣下去不行,我會活不下去的。真知音也。

漸漸我明白,我之所以無法找到一個讓我投注心力的事物,不是因為沒有吸引我的事物,而是我根本失去專注的能力。我沒辦法在一件事物上聚焦太久,我的心裡會有一種焦躁的聲音,告訴我「走開走開,不能停在這裡」。我對於「將心神專注在一件事物上太久」有本能上的不安全感。這是一種不幸的心病,來自我那不安定的童年。我童年的想像力很少有被實踐與滿足的機會,不像一般的小孩,可以花很長的時間玩遊戲、運動、畫畫、做些小玩藝、與他人說話。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會造成罪惡,我不能玩,不能離開我父親的視線,不能與他人高興地聊天,因為他會認為我在偷懶,沒有在工作。就連我唯一可以不被他控制的幻想世界,也會因為他突如其來的吼叫而被迫中斷。所以我的精神已經習慣了這種斷斷續續的狀態,長達十幾年的形塑已經內化為我的心理結構。我的心裡時常會保留空白,是為了能及時反應外在世界突如其來的攻擊,漸漸的,我的心裡除了空白以外,似乎就沒有其他事物能夠長駐了。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