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在一個晦暗無明的長夢中醒來起來,朦朧之間,想起了我這可笑的一生,件件往事像被風吹亂的書頁在眼前翻飛。
我感覺異常荒謬,與陌生。
像那個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漢堡的麥當勞廣告︰被剃了半顆頭的胖男,看著理髮師傅從容地收起剪子,便困惑不解地問說︰「就這樣﹖就這樣喔﹖」理髮師不急不徐、老神在在地回答︰「對,就這樣,六十元就是這樣。」
我晃有所悟。

當我把自己的陳年往事編結起來,才突然發現,原來到目前為止,我都只不過是在做同一件事︰說好聽點,我是在「悖離常軌」,對抗既有的觀念與體制;但比較接近事實的說法可能是,我是個逃避現實的懦夫,臨陣脫逃的峱種。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