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9 Fri 2002 09:38
  • 阿爆

叔叔跟我說,阿爆在那邊跟張雨生一群人組了一個劇團,忙的很,跟在世時沒有兩樣。
我依稀可以想像這樣的畫面︰阿爆在台上仍然只能演一些潑婦罵街的角色,只是肢體動作因為某些肌肉被烤熟了而變得僵硬難伸,罵起人來挺不痛快;寶哥則因為腦水腫開刀,頭髮到現在還沒長出來,依舊是初到果陀演天龍八部之喬峰裡的光頭造型。我還記得當年寶哥出事之後,阿爆早已經進了果陀,她跟我提過她們一群人曾經到過寶哥家如何慰問寶哥的雙親,順便幫忙整理遺物的種種哀戚細節。沒想到幾年後,類似的情節又在他們劇團重演,只是這次被憑弔的人卻換成了她,阿爆。

阿爆是因為火災而死的。
死得如此荒謬。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由於我從小就相信我是個窮人家的小孩,所以每當我在學校聽到鄰桌的男孩們用天真的語氣說:「昨天我爸爸帶我去看XXX電影,好好看喔!」時,我只能默默認命地轉過頭去不流淚。
「看電影是種奢侈,休閒更是種羞恥。」這是我父親無形中給我的觀念。而或許是長期壓抑下所產生的反抗,現在這兩件事竟幾乎成為我生活的全部。我家裡是開書店的,那種破破舊舊髒髒小小,還兼賣文具、玩具、禮品、影印的那種社區功能型的書店。
在八德路上,彼時的台北還充滿骯髒雜亂破舊的那種發展中國家的特色,我們家就座落在一排違建攤販旁,對面是廢棄的公寓,往東是某明星國小與某著名療養院,往西是一大片整天烏煙瘴氣的公車總站停車場,再過去則是某個時期最熱門的擺地攤地點—中興百貨。我生命最初十幾年的活動場域,很少能超過這個範圍。

不可思議嗎?但這是真的,我沒唬爛你。
我的父親是,且絕對是那個區域裡最努力工作的人,我們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打烊,每天從早上九點半營業到晚上十一點,但事實上拉下鐵門往往還要工作到凌晨一、兩點。生在這樣的家庭,我和我的兄姊們注定就是要當童工的命。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