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不知道在看過我那些可笑、幼稚、無聊,甚至有些敗德的荒謬文章的讀者心中,究竟會把我想像一個成什麼樣的人哪﹖儘管我一向不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別人對我的稱讚也好詆毀也好,我都知道那只是一時的激情所造成的誤會,從來不會也不必掛在心上。只不過,出於好奇的心理,我還是很想知道從別人的心理景觀看到我這個人時,究竟會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喔,不,我不應該說「想知道」,而是應該說--「想看到」,我想鑽入每個人的心靈當中,像看電影一樣,把每個人的回憶任意抽取出來播放,並且能夠感受到這個心靈在面對這些景象時心裡正在進行的聲音、溫度、動態…等等的細微變化,我會特別調閱他們在接觸「我」這個人的時候的種種資訊,然後比較看看,是否在每個人心中的那個「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呢﹖
可能在A的心裡,我是一個有著迷人風采、幽默風趣的好男孩;在B的心裡,我則是一個無厘頭只愛搞怪的小鬼;在C的心裡,我是一個敗壞世風的人渣;在D的心裡,我又變成一個世故老成,毫無生命力的老頭…,這些種種,真的都是我嗎﹖有沒有哪一個不是我、又有沒有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呢﹖

答案可能連神都不知道。
(是啊,神那麼笨,只會乖乖的坐在供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們怎麼會知道﹖)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29 Tue 2002 09:27
  • 蹺家

我們家除了我老爸以外,每個人都離家出走過。
說離家出走還太浪漫了一些,那簡直是一次逃亡。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剛上來台北沒多久,就覺得我的家真是有點問題。
我的父母每天吵架,時常當著客人的面前怒目相對、惡言相向,有時還會大打出手。
我真的不記得他們在吵什麼了,只記得每次他們吵架,我就會縮到哥哥姊姊的背後,三個小孩可憐兮兮地躲在一旁看,彷彿末日降臨那樣的不知所措。
我的印象中,有一陣子幾乎每個禮拜,我們三個小孩至少都會被我爸狠狠地毒打一頓,我們時常看著彼此身上的傷痕消退又新添,新添又消退,暗地裡同仇敵愾共同詛咒我父親的消失。記得有一次,我們不知道是從哪裡學來的,做了一個小小的稻草人型,在我家陰氣沉沉的地下室倉庫裡施法,我們先把它釘在牆壁上,然後拿著家裡賣的大頭針,一根一根狠狠地刺滿它全身。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28 Mon 2002 09:33
  • 殺人

前幾天去找社長,在他家那棟大樓的樓梯間,我發現一個幾乎落地且半開著的窗戶。我在十樓高的地方探出頭往下望,然後回頭打趣地跟我朋友說︰「窗戶這麼低,跳樓自殺很容易齁…」
沒想到一向百無禁忌的社長突然板起臉孔嚴肅地告訴我︰「不要亂講!真的有人從這裡跳過。」
突然間我覺得自己似乎在無心中冒犯了某個躲在角落的怨靈,不禁打了個寒顫,連連在心裡說對不起。
社長說那是他國小時候發生的事,摔下來的是他住在樓下的同班同學的弟弟。這件事至今他都覺得有些內疚,因為事發的當時他有聽到一些不尋常的聲音,但他卻沒有把它說出來。

他說當時他正在家裡睡午覺,聽到外面有人在爭吵,朦朧中他聽出來那是他同學跟他弟弟的聲音。

dulana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